接受文字委託,合作請洽:animia097@gmail.com (或私訊粉絲頁)

目前日期文章:201310 (1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他們交換的不只有手機號碼,還有名字

  相較於沈書枋或沈舒榕,這人的個性霸道、有主見,他還有個讓沈書枋念念不忘的名字:闕士欽。

 

 

2.

  鏡頭跳到現今的闕士欽,他躲在牆角,用報紙遮掩,自以為像偵探在跟蹤。

  「你在做什麼?」托里的「觀察對象」到了一間叫「歌劇院」的地方,並從後門偷偷摸了進去,「我不瞭解人類的行為,你能解釋一下嗎?」

  出聲的下場,就是被闕士欽把報紙丟到臉上。

  一大一小穿過忙碌的後台,工作人員太多,只要裝出正經八百的樣子,沒人會懷疑你有什麼不良企圖,他們甚至還會以為你來頭不小,況且,兩人也不是把目標瞄準演員休息室的粉絲或八卦記者,自然不容易被擋下來,匆忙經過,兩人爬上通往二樓包廂的樓梯。

  「哪一間……

  長長的走道垂下紅色絨布,闕士欽總不能一間間亂闖……

子陽 (Park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第三章

 

1.

  沈書枋做了個惡夢。

  正確說來,是不好的回憶在翻攪,如漲潮般,淹進他的腦袋裡。

  手機被丟在客廳。

  他還是沒打給他想聯絡的人。

子陽 (Park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他的性器跟著抬頭,滲出蜜汁,他的身體越來越熱,他把男人的頭壓在自己頸間,他的手往下滑,超過脖子和肩膀,他高潮時,猛然抱住男人的背,他的指尖碰到翼端,翅膀「啪」地彈開,化做玻璃碎片般消失了,幾乎是同時,男人的精液射在他體內。

  他們雙雙喘息,倒在他身上的天使,落入凡間,成為人類。

 

2.

  沈書枋在浴室裡沖澡時,心想,能在床上做……他們還有什麼地方不一樣?射在體內的精液不會生出外星寶寶吧?他沒有期望外星寶寶長得多可愛,張著觸手、發出吼聲、把人類體腔撐破的異形,還比較合乎他的想像……現在擔心這個好像太晚了,平常再怎麼急都會帶保險套的,今晚到底怎麼了……

  他雙手撐著牆壁,低著頭,讓熱水從蓮蓬頭沖淋下來。

子陽 (Park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不要想,只要感覺。

感覺嘴唇擦過肌膚,引起戰慄。

感覺手指拂過的地方,都點上了火。

「衛聆……

「嗯?」

男人與他脖頸交纏、耳鬢廝磨,光是氣息就讓他難以抗拒,賀爾蒙像催情激素,像女人噴灑的香水,啊~散在空中,看不見,卻聞的到。

「要……」要這樣做下去嗎?他沒力氣說,衛聆的吻電得他發暈,讓他倒在床上、呼吸變得急促,眼神變得水潤。

子陽 (Park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科學家們有兩種假設,第一種,」葛利路走向沈書枋,「我們,」他指著自己的胸口,背後張開鐵鏽色的翅膀,那模樣,就像掌握大局的指揮官,「是地球人的造物主。」

  「……」沈書枋被逼到床邊,但他確定他聽懂的最後一句話:「你是說……

  「是我們,製造了人類。」

  沈書枋倒吸一口氣,再深深地吐出來,他首先懷疑的是自己的理解力,「怎麼可能?人類是從猴子演化的……大概是吧?」

  他說得一點都不確定。

  「科學家從人類血液裡發現相似的基因組成,那可以解釋,地球人和我們有肉體上的共通性,但地球人和我們畢竟不是百分之百相似,因此出現了第二種解釋:地球人的起源是壞地的逃犯。」

子陽 (Park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假設一個男人對你「動作很大」,不管你是不是答應,就對你做一些超出朋友會有的舉動,那是不是……對你有意思啊?

      ——怎麼辦?

      他不想把衛聆推開耶……

 

 

2.

計程車開到樓下,洪貴彬住的出租套房隔在老公寓裡,他要從皮夾裡拿出鈔票,但衛聆揮手要他下車。

「我付就好。」

「可是……

嗶。

車資是跳表計的,運將不介意客人拖拖拉拉。

「早點休息。」

「嗯……」洪貴彬下了車,整個晚上都沒出到自己的錢。

子陽 (Park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第六章

 

1.

他們走到停車場才想起一件事……

 

酒精會抑制人體中樞神經,讓反應減慢,影響動作協調、視力、集中力、認知能力等,尤其是在人多、車多、街道擠的市區。如果你是在美國西部大荒漠那種地方,也就算了!至少你撞到的是樹幹……或掉進水溝,但在都市酒駕,撞到的是人,活生生的人!

所以,絕對不能酒駕。

子陽 (Park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維修也是一種改建,世上沒有一個建築是不會倒的。」衛聆晃著酒杯,眉宇之間有著淡淡憂愁,「人很脆弱。」

洪貴彬看衛聆拿起酒杯,嘴唇碰著杯緣,喝了一口、吞嚥的模樣,他突然希望自己就是那只玻璃杯。

「我們自然而然就在一起了,」衛聆將酒杯放回白色的杯墊上,「結婚、生小孩,這一切快到……我們沒有停下來問自己,這是不是我們要的?我們就只是回應社會的期望。」

「你還愛她嗎?」

衛聆跟他前妻不是敵人,那會是什麼?

洪貴彬慢慢放下圍著自己的籬笆,去和這個男人聊天、想聽他說話、想多了解一點……

子陽 (Park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這裡嗎?對不起,不去看電影很無聊吧?」

「不會。」衛聆不想再碰這家店賣的任何食物,「我對這一帶還算熟,我們去喝一杯……一、兩杯吧。」

 

 

3.

他有缺點,每個人都有缺點,但為什麼沒人看到他的優點呢?和衛聆走在一起,洪貴彬發現好多女生都在看他們。

不是看衛聆,是「他們」,因為兩人之間仍有距離,所以他想,那些女生多半是把他們看作朋友,就像女生之間會結伴出來玩,兩兩相對,剛剛好。

越晚,女生穿得越少。

      化上煙燻妝、穿上性感「戰鬥服」,出沒夜店的女生踩著高跟鞋、飄逸長髮,不時向衛聆拋媚眼,衛聆視若無睹,倒是洪貴彬一直看她們……因為他羨慕啊!老天,他也好想對衛聆拋媚眼,擺出一副很妖嬌、很騷的樣子。

      但如果洪貴彬真的拋了,衛聆有可能被嚇跑就是了……

子陽 (Park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不用動什麼大腦的好萊塢片也不錯,超級英雄飛來飛去,一堆特效、動畫,看起來很刺激,世界末日或奇幻世界總是能觸發想像,有時候還挺感人的,配上大螢幕和涼涼的冷氣,就是享受。

但……

真的要跟衛聆一起看嗎?

這才是最原初的問題——衛聆在想什麼?

 

「怎麼了?」衛聆問。

「我沒有很想看耶……」洪貴彬並沒有說謊,他只是沒那麼確定。

「那我們走吧。」

衛聆完全順著洪貴彬,兩人搭手扶梯到一樓,洪貴彬覺得有點尷尬,有種……「接下來要去哪」的感覺。

他們不缺「去」的地方,因為附近有很多家百貨公司、還有一間大型書店,一家百貨公司樓下又有很多家小店進駐,這些店家把區域串連起來,百貨公司之間有空橋連結,底下是行人徒步區,假日常有街頭藝人在此表演。

洪貴彬不經意望向某間專賣薯條和特調飲料的店,人很多。

「你想吃那個?」衛聆指向那間店,好像他一直在留心對方。

這種男人多體貼?

子陽 (Park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衛聆可是「穿著亞曼尼的惡魔」!妳以為他會因為妳年輕、可愛、新來的,還是人家總經理的秘書,就放水嗎?屁啦!妳那些「朋友們」大概也不是真的朋友,只想利用妳去惹衛聆,陷害妳吧?

 

「後來呢?」洪貴彬覺得那美眉真是白目到極點,她以為職場還是高中、大學嗎?職場如戰場啊!

「我不知道。」車子停好,衛聆的故事還沒講完,他下車。

洪貴彬也跟著下車。

衛聆按下遙控器按鈕,鎖車門。

戶外的停車場比較偏僻,才有空地給人停車,兩人走向鬧區,天邊閃爍著電影院用來宣傳的大型探照燈。

「告訴我啦!」洪貴彬非常渴望聽到結局。

子陽 (Park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分手的人沒辦法回來,人無法活在過去,必須往前走,但過去往往會成為現在的阻礙;聽衛聆說捨不得,洪貴彬也覺得不捨,大概沒有一個大人捨得吧?將父母一方從那麼小的孩子身邊剝奪……

真的很不公平。

萬一小孩問,你們為什麼要生下我?做父母的該怎麼回答?

洪貴彬這時候覺得,如果他只是聽,可能不會有什麼幫助,聽完就算,就像過眼雲煙,不留痕跡,而且他真的很想問、很想問、超想問!

於是,他說出口了:

「你們為什麼離婚?」

在洪貴彬心裡,其實有抱著一點點期待,他不敢忽視這顆期待之芽,但他也不敢奢望它長大。

衛聆非常鎮定,他知道自己開車載一個男人去電影院,這看起來像什麼,但那不是他們離婚的理由,他指責她不知道自己要什麼,難道他就知道嗎?

看衛聆沈默,洪貴彬自知唐突,他不想把氣氛搞糟,他真的不想!

子陽 (Park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第五章

 

1.

      走出小庭院,衛聆關上鐵門,屋子亮起燈,他眼神一指,叫洪貴彬上車。

洪貴彬不確定自己還有沒有坐前座的資格,不過他還是上車了,扣上安全帶。

      車子發動,緩緩滑出巷弄,其實衛聆沒問洪貴彬住哪,他也不知道他住哪,但他問了別的問題:

      「你想去哪?」

      「呃……」不是要送我回家嗎?

      洪貴彬知道要是自己這麼說,一定很煞風景,但衛聆真的要載他去他想去的地方?感覺就好像……要去約會。

      坐在一個成年男子的車裡、他問你要去哪裡,兩人看似沒目的地,開車兜風就只是為延長兩人相處的時間……有這可能嗎?洪貴彬不敢肖想,因為對象可是衛聆!

      「快點,不然我們就停在路邊,等你想到。」

      ——哪有人這樣逼的啦!

子陽 (Park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第二章

 

1.

  柔軟的毛巾蓋在綠色頭髮上,沈書枋的手指揉著它。

  破掉的窗戶用紙箱和膠帶勉強撐住,紙箱吸了水,慢慢滲透,顏色漸深,越發不牢固。

  坐在床邊的男人像雕像,水珠從髮梢滑落脖子,沈書枋細心地用毛巾擦去。

  「我記得你們不喜歡吹風機。」

  他的手隔著毛巾,仍能感受到底下的肌肉紋理,美麗的天使來自不同的世界,坐在床邊讓他「服務」,不會反抗、不會調侃,這種沈靜、穩定的力量,讓他情不自禁地,想為他做更多。

  他有種衝動,想把臉貼在男人背上,感受一具軀體所擁有的熱度,即使男人來自異星,他們的體溫值卻是一樣的,他們還有什麼不同?

  「我一直沒機會問,為什麼?」

  「因為聲音很刺耳。」葛利路回答,「…..像母星上的一種蟲。」

  沈書枋笑了,他無法想像對方的世界,「什麼樣的蟲?」

   「那種蟲靠盤旋製造風,老一輩的人用牠們來發電。」

  「真的?」

子陽 (Park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還有Selina……算了,她就不用了。

 

      她是誰?

 

      即便如此,衛聆還是能鎮定回應,語氣平順地道:「噢,Selina,找我有事嗎?」

      「小犀,不要玩了!」金淑圓有意勸阻,但小犀身體傾向一邊,不讓她拿走手機:

      「阿聆,你在做什麼呢?」

      「我在開車。」

      「你要開車去哪裡呢?」

      「我開車載小犀回家。」

      「小犀玩得開心嗎?」

      「他玩得很開心,他自己把飯吃完了,甜點吃得最多。」

      洪貴彬默默看向車窗,招牌和橘黃色的路燈點亮了市容,衛聆是在跟誰說話呢?衛聆的表情十分平靜,心如止水,但當他用「角色扮演」的角度陳述時,洪貴彬聽起來有點惆悵,好像有一段過往……是外人永遠不會知道的。

子陽 (Park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第四章

 

1.

      洪貴彬羨慕衛聆的理由增加了一條:有車。

      衛聆的車沒有多高級,不像電視廣告那樣,在精密的實驗室彎來彎去、或是在沿海的公路上狂飆,廣告詞打著「享受速度的快感」、「百年價值,始終如一」之類的,它就只是一輛停在停車場裡、很普通的小客車。

      不過玻璃還算乾淨,車體還算新就是了……

      所謂「有車」,不只是花一筆錢、把車子買下來就可以開出去搖掰,還要考慮加油的錢(尤其現在油價上漲)、保養的錢和牌照燃料稅什麼的,平均養一部車,一個月要花一萬塊,那還不包括你去租一個停車位。

      所以洪貴彬根本就不考慮買車。

      反正他又沒有要載誰,他只想讓男人載他。

 

子陽 (Park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我覺得……我覺得啦,你教小孩的方式是對的,就是……要讓他自己學,對他才是好的。」

     「我也希望是這樣。」

     桌上的菜快吃完了,衛聆舀了一碗湯,洪貴彬放下筷子,等著吃甜點。

     「經理,你……是不是很喜歡小孩啊?」

     「嗯?我嗎?」衛聆表情疑惑。

     「對啊,現代人普遍晚婚,有人三十幾歲才生第一胎,你應該是很喜歡小孩,才會這麼早生吧?」

     「喜不喜歡小孩我不敢說,那種東西如果不是自己的,大概不會有什麼感覺。」衛聆這麼說,讓洪貴彬愣了一下。

     怎麼會有人把小孩叫做「那種東西」?

     可是衛聆說的也沒錯,一樣都是小孩,為人父母,本來就是為自己的著想,而不是為別人的小孩著想。

     「我也是在……抱到小孩的那瞬間,才終於體會到原來『他是我的小孩』,我想那種感覺就是血緣的奧秘。」衛聆的話平淡,卻很有哲理,「你得自己去體會才知道。」

     「我大概沒那種機會。」

     「怎麼會呢?你是男人啊!」

     ……」洪貴彬突然意識到自己把心聲講出來了,臉色有點尷尬。

子陽 (Park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