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受文字委託,合作請洽:animia097@gmail.com (或私訊粉絲頁)

目前日期文章:201404 (1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知道這是很困難的決定,」普希拉走向鄧肯,長腿像優雅的鹿,「但你必須聽我的話!」

  「你從不給人選擇。」

  「議會也沒給我們選擇!」普希拉把長髮束成高高的馬尾,「而且我已經決定了,你無法改變我。」

  「那就是你的問題!」鄧肯氣從中來,普希拉總是這樣,「你看,你永遠先一步把事情安排好!你總是先所有人一步!那我呢,我在哪裡?我只是被你利用的棋子?為什麼孩子那麼重要?你不在了,孩子和我活著就有意義?」

子陽 (Park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理性之人才會問為什麼……」普希拉抖了抖翅膀,如耀武揚威的獅子抖動鬃毛,「但很多事不需要理由!」

  普希拉抓起鄧肯的衣領,將人往上丟,並趁落下時在空中側擊,一踢,鄧肯被踢到半倒的大樓,撞斷了梁柱。

  粉塵揚起,鄧肯大力咳嗽,他一點戰意也沒有。

  普希拉拍著翅膀,輕飄落地,「看看你,多可悲。」

子陽 (Park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偵訊室外,羅伊通報議會,將普希拉的話一五一十傳達(包括髒話),「許可」馬上就發下來了。

  簡陋的浴室裡放著從普希拉家取來的白袍、披肩、梳子和保養品——當法務部的人到普希拉家拿東西時,他母親嚇壞了,以為又發生了什麼事,母親試圖問兒子的近況,但被父親的眼神阻止,父親只當自己沒生過這個兒子。

  熱水淋下,香煙瀰漫。

  羅伊和警衛站在淋浴間外,全程監控。

子陽 (Park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4.

  前面有提過,他們這民族還算重視「言論自由」,所以當外界討論母星的電腦是否這麼不堪一擊討論得沸沸揚揚時,議會卻在關心別的。

  和普希拉料想的一樣,議會對小孩的去留非常有意見——他們的討論已經和「安全法」無關了,當然,議會的討論都是「閉門會議」,外界根本不知道。

  這也是言論自由的好處之一,給公民一點話題去吵,讓他們有事做,進而分散真正的目標——甚是高招,所以每個有智能發展的社會,都不該壓抑言論自由。

子陽 (Park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普希拉,他們有對你怎麼樣嗎?」鄧肯怕普希拉在牢裡受到不公待遇,因為社會犯罪率低、牢房的使用率低,幾乎沒人知道「坐牢」長什麼樣子,鄧肯非常擔心。

  「這個會吸收我的力量。」普希拉秀出腕上的橘色手環,鄧肯接住那根枯瘦的手,輕輕揉著腕部。

  「不能拿掉嗎?」

  即使他們的牢房很乾淨,食物、採光一應俱全,還有軟墊,設計似乎很人性化,但你看過在牢房內,還要帶手銬的嗎?——他們發展得太極致,這個種族太強大了,沒有防範的牢房,根本關不了人。

子陽 (Park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

  他們的一切都電子化,因此確保系統安全變得十分重要。他們沒有「駭客」這玩意兒,也不需要,因為電腦系統是他們生活的一部分,熱衷工作、效忠母星的好公民,不會去做危害電腦系統的事,更不會去竄改什麼結果。

  他們仰賴電腦、仰賴機器已久,他們相信電腦的計算,電腦是完全理性的,能為他們算出「最大利益」。

  他們也不認為系統會對他們不利,就像普希拉說的,沒有人會懷疑伴侶配對的結果——即使雙親不滿,他們也不能拿結果怎樣,他們終究得接受鄧肯成為卡珊拉家的人。

  你可以說,普通公民的思想還滿單純的。

子陽 (Park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八章 牢房

 

1.

  「普希拉‧杜龐‧卡珊拉,你被逮捕了,因為你違反安全法,你有權利保持緘默,從現在開始,你所有的職務被停權、你被拔除公民資格、你所說的一切將視為法庭上的參考……

 

  為了逮捕普希拉,法務人員帶著軍官、警官等一大票人來到生產部,他們好像怕普希拉會反抗,但普希拉沒有反應,靜靜地被他們戴上手銬、帶走。

  卡珊拉家接到消息時,簡直要炸開了!

子陽 (Park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普希拉對鄧肯的沈默感到不是滋味,晚餐時間他跟雙親吵架了,他們從沒有吵過架,這是第一次,而且當事人還不在現場!

  普希拉希望雙親不要逼鄧肯辭職,但雙親的價值觀活在「古代」,認為伴侶出去「拋頭露面」,是對普希拉能力的打擊,好像普希拉沒辦法養家,才需要另一半出去工作。

  雙親把普希拉捧得像「掌上明珠」,當然不願見到普希拉的聲望受影響,他們是為了普希拉,才把情緒轉嫁到鄧肯身上。

  鄧肯不了解這點,他以為議員罵他「小小的教官」,是看不起他的職位,他才會跟普希拉要求,希望「升遷」。

  「普希拉……不管什麼職位都好,你可以幫我想辦法嗎?」

子陽 (Park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什麼!?

  鄧肯傻眼。

  這是哪一年代的言論啊?

 

  喔喔,普希拉知道癥結點了。

  要知道,卡珊拉家在主塔是有名、有影響力的大家族,影響力與名號不是一蹴可幾,是歷經好幾代累積的,這樣累積下來,自然會有一些不可避免的成見——說難一點就是陋習。

子陽 (Park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七章 始終會到的那一天

 

1.

  鄧肯在卡珊拉家可說是過得戰戰兢兢,就連在普希拉房間裡也是!

  普希拉人前人後簡直是不同的人;上一秒普希拉還把他壓在床上,說盡猥褻、挑逗的話,下一秒居然能衝到門口,泰然自若地回答:是的,媽媽,找我有什麼事嗎?

  這合理嗎?

  普希拉的母親大概也搞不懂,為什麼這兩個人一天到晚膩在房裡,而且每天早上,鄧肯都無法準時和他們吃早餐;普希拉的父親更是氣到不想提此事了,眼不見為靜。

子陽 (Park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普希拉外出免不了要「社交」,但這也是他們一窺生育系統的好機會,要知道,普通公民只有被擋在外面排隊、填資料、和工作人員爭論半天的分。

 

  喬許博士領著兩人從特殊通道走,順便向普希拉介紹他的幾位得意門生。

  他們來到一條玻璃長廊,方便他們觀察穿著白袍和無菌防護措施的科學家們工作,喬許博士一邊介紹:這裡是細胞粹取室、那裡是冷凍胚胎室……

  但那都不是重頭戲,真正消耗資源的在這裡:

  「閣下,這是我們的生育系統。」喬許博士很有自信,從玻璃長廊望出去,只見一個又一個透明、蛋型的容器。

子陽 (Park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什麼?」母親覺得莫名其妙,但因為普希拉走了出來,他的注意力自然就跟著普希拉,而不會去問鄧肯在哪。

  某一方面來說,普希拉完全掌握住自家媽媽的想法。

  「我被水弄溼了。」普希拉脫下上衣,丟進洗衣藍,「媽媽,我要換衣服,你可以給我一點空間嗎?」

  「你離開餐桌很久了……

  「是的,我知道,我馬上就出去。」普希拉假裝看著電腦螢幕挑衣服,母親也沒什麼好說的。

子陽 (Park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鄧肯的手猶豫,但普希拉領著它撫摸自己,他的話彷彿讓水變燙了。

  「感覺到了嗎?這都是為你而起的……

 

  因為有關鍵字,開頭不能放太多,請大家點「繼續閱讀」,謝謝 

子陽 (Park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普希拉第一次怨恨自己家裡的寬廣,「快過來!」

  「……

  看鄧肯不為所動,普希拉覺得自己有必要採取行動。

  普西拉摘下披肩和長袍,掛在金屬架上,只著長褲走進水裡;他按著鄧肯的肩膀,強迫鄧肯轉頭,他俯下身就是一吻,彷彿要對方憶起,昨晚不是夢。

  普希拉嘴裡有花蜜的甜味,透過舌尖與唾液的交纏,甜味在鄧肯嘴裡擴散。

子陽 (Park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六章 生育系統

 

1.

  身上蓋著薄被,由高科技纖維製成,薄、卻十分保暖。

  銀色的被單滑了一半,睫毛抖動,手腳在大床上舒展,鄧肯覺得全身像被壓碎、拆解,再重新組裝回去。荒唐的夜晚,好像一場夢,他不太記得自己到底做了什麼……或被做了什麼。

  一個民族的語言有主動式和被動式之分,有時候挺實用的。

  床是柔軟且溫暖、房間是空曠、天花板是挑高的,只有他一個人的體溫,他這才想起他在卡珊拉議員家!

子陽 (Park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普希拉趴在鄧肯身上,他的唇擦過對方的唇、臉頰、脖子,滑到胸口,他想沿著那道疤往下,但他的唇碰到對方的乳首,使他聽到一聲輕顫。

  「把你的手放在我肩上。」普希拉說,「叫我的名字。」

 

  鄧肯的唇微啟,想說些什麼,但普希拉的「提醒」讓舌頭縮了回去,他的手放在普希拉指定的位置上,兩人四目相交。

子陽 (Park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所以,我叫你脫掉,你就給我脫掉就是了!」普希拉故意凶對方,鄧肯也如他所願,被嚇了一跳——被訓練得好好的理性動物,是不懂應付情緒生物的訣竅的。

  「我……我知道了。」

  衣物一件件除去,包括最裡面那一層,鄧肯一邊脫,一邊感受到普希拉的視線燒得像火,把那雙綠眸澆染上熔岩的顏色。

  好奇怪,為什麼一個美麗的男人會有這樣的表情?

  但對那個男人來說,他可是一點都不覺得奇怪!

子陽 (Park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

  你以為普希拉就這樣跳上床,蓋被、睡覺?

  他睡得著才有鬼!

  他可以故作鎮定的闔眼,但他沒辦法一個晚上都不翻身啊!側躺的身體已經快要躺得腰痠,再說,朝思慕想的男人就旁邊,他什麼都不做才叫浪費青春、浪費生命。

  他平躺,轉頭看向均勻呼吸的男人。

  心底升起一股奇異的感覺。

  今晚開始,鄧肯就屬於他了。

子陽 (Park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如果我沒有貿然衝出營地、如果我的長官做了不一樣的決定,也許我們不會損失那麼多優秀的同袍,指揮官會……先做好規劃再……一舉殲滅他們?」

  「我也不知道,鄧肯,但我們改變不了過去。」普希拉從梳妝桌前起身,走向鄧肯,他雙手交疊放在腹部,肩上披著袖毯,姿勢就像女神般優雅,「但我還是覺得你做了對的事。」

  「閣下,你人太好了……

  「身為長官,他不能隨意丟下自己的部下,否則他將會受到軍法審判,但他可以決定出兵的時間。」普希拉沒有實戰經驗,但身在政治高層的圈子裡,他多少了解侵略異星的「常識」,「我相信他的行動是經過審慎規劃的,還好他抵達的時候還救的到你,不然我就見不到你了。」

  「閣下……」普希拉不是在取笑他吧?但鄧肯在普希拉臉上看不到玩笑的神情。

子陽 (Park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