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受文字委託,合作請洽:animia097@gmail.com (或私訊粉絲頁)

目前日期文章:201609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本文發表於鍵盤大檸檬

     最近有一連串的博愛座報導,已成了台灣特有的文化現象。

對我身為一個好手好腳的年輕人來說,博愛座是絕對不能坐的,倒不是我天生有禮讓的美德,也不是我從小到大的父母老師都教得很好,我平常是一個好人(好人卡儘管發沒關係),但我之所以不坐博愛座,原因跟很多人一樣,就是怕被拍下來放到網路上。

禮讓本是一番美意,這大多數人都同意,但演變至今已經變成一種利益,我會讓座是因為讓座對我有利,有什麼利呢?當然就是不要被拍下來放到網路上,然後被肉搜,搜到我身敗名裂啊啊啊!(拜託請不要這樣!

讓座不是法律規定,我們可以將它視為一種道德倫理,在實行倫理道德時有幾個準則,像那個前面「對我有利」,就是效益主義(Utilitarianism)最直觀的認定,當然,在談效益主義倫理學時,大多數哲學家討論的是「利他」與「對多數人有利」,也就是對這個社會有利,這邊先按下不談。

我們今天要來討論康德的義務論。

我覺得這可以應用到博愛座的問題。

undefined

文章標籤

子陽 (Park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第二章

 

1.

    拿著那一大束紅玫瑰,安穆程回到他位於二十樓的公寓。

    感應磁卡一插,開門,他將磁卡丟在玄關矮櫃上的小藤籃,裡面還有一些零錢。

    轉開門鎖,安穆程走進那間小房間。

    包裝紙摩擦的聲音和淡淡花香,輕易喚醒了沉睡的人。

它慢慢張開眼睛,錯覺中,彷彿有一位王子俯下身,親吻它的無名指。

『我不知道你喜歡什麼。』王子這麼說。

但它回答:「紅玫瑰很適合用來送情人……

流星的呢喃讓安穆程嚇了一身冷汗,因為他記憶中的人好像也這麼說過,他把花束放在枕邊,流星揉著眼睛,從床上爬起。

「穆程,你回來了。」

「嗯。」

    「我想你喔。」流星抱著安穆程的頸子,嘴唇貼了上去,「我一整天都想你……

 

(本篇為流星秘話第二章全部,比較長,so 請點繼續閱讀~~

文章標籤

子陽 (Park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