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受文字委託,合作請洽:animia097@gmail.com (或私訊粉絲頁)

目前分類:第一堂寫作課 (完) (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下週上課前,絲絲的學校信箱裡塞了一份小說分析摘要,寫得調理分明、井然有序,政大人該有的水準一應俱全。絲絲看著檔案,覺得心裡結了個蛛網,一戳就破,不牢固,但又黏著些什麼,甩不乾淨。她將檔案整理成ppt,存進隨身碟,星期二的課她就帶著隨身碟和紙本到教室去。

 

  利昂沒有遲到,他頂著一頭黑髮,不食人間煙火地坐在角落,黑白格紋圍巾束在他的頸子上,沒有人猜想那底下躲了什麼。絲絲坐在利昂旁邊的空位。教室內的同學討論得熱烈,角落安靜得異常;一個在背手寫小抄,一個在玩手機,兵來將擋,水來土掩,臨危不亂,這種人在戰場上八成也一邊開槍一邊聽MP3。

 

  一名自願同學安置好了電腦與投影設備(它們很給面子地沒當機),眾望所歸、眾所期待、眾星拱月的老師最後一定會說「你們是我帶過最好的班、各組的報告都有研討會水準」的、佔你總成績百分之四十的、有做就有分的,期中報告開場了。

子陽 (Park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西裝筆挺帶點福態的老外低頭耳語,利昂只把頭一偏,一名穿著黑色短裙與黑色細跟高跟鞋的年輕女士從店裡走出,老外和她一同離去,逛進另一間店。絲絲沿著走道,利昂對她招手。

 

  「你們認識?」絲絲走到長椅旁,還能聞到古龍水的味道。

 

  「不。」

 

  「那你怎麼敢跟人家聊天?」

 

  「不算聊,是議價。」利昂提起紙袋,「妳該回家,我也該走了。」

子陽 (Park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利昂率先起身,伸了個懶腰,彷彿他才是剛吃飽的人,他一手拎著包包,一手挽起絲絲的手臂,走向電扶梯。絲絲心裡七上八下,但又不好意思拒絕。

 

 

  「看看這些!」

 

  手扶梯載著他們,一樓一樓地升。

 

  「奢華?浪費?財富分配不均?」

 

  利昂身上的香味降落在她鼻尖,她仰起頭看著他。

 

  「人生本來就是不公平的,妳知道我看到什麼嗎?希望!」

 

  他像命名新大陸的船長,展示服裝的塑膠人形向他致敬、晚禮服折腰行禮,但絲絲不看無臉的人形;因為那些衣服都超貴的。她不是沒來過,坐公車時經過幾次,但她沒進來「逛過」,沒必要,她又不買,人生中應該還有其他重要的事吧?像為了前途而努力、為了夢想而盡心。

子陽 (Park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絲絲只好收起剩餘的小說影本,跟著利昂進電梯。

 

 

  自助餐店的便當有一個五十元的、六十元的,大腸麵線一碗四十五元,乾麵三十元,但那都不關他們的事。利昂拉著絲絲像豺狼,在公車靠站時一擁而上。

 

  公車開過動物園捷運站,經過一個大轉彎後,駛上信義快速道路。離學校越遠,利昂的笑容如夜晚的LED燈,越發燦爛;但擠在公車上,一群嘰嘰喳喳的人中間,只有絲絲和利昂是安靜的,她好不自在。

 

  快速道路鑿出兩座山洞,像巨人的大腳跨入信義行政中心,二十分鐘從樸素的球鞋進化到高跟鞋;走下公車踏板,清冷的空氣混著廢氣,行人無不遮掩口鼻,面帶倦容與煩躁。台北一零一豎立在旁。利昂拉著絲絲鑽進玻璃疊成摩天大樓,迎面撲來,尚未混雜人體汗味的脂粉、香水味,純粹地,淡香,呼吸,不同。

子陽 (Park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蛇用頭在玻璃瓶上敲出一個洞,鑽了出去。裂開的嘴角癒合了,變得小巧玲瓏如巧笑倩兮的伶人。絲絲快被搞糊塗了,誰說大學生活單純又輕鬆?

 

  利昂把絲絲手中的紙本抽走,開始看,他微微低頭,睫毛投下陰影。絲絲反而變成沒事做的人,她假裝翻閱其他的小說。

 

  「妳為什麼喜歡它呢?」利昂頭也不抬地問,「看這麼多字,眼睛不累嗎?」

子陽 (Park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隔天下午,絲絲按時赴約,她一出電梯便看到被利昂扔在椅背上的短大衣,紫紅色的。利昂戴著白色報童帽,上面別了一朵盛開的紫色塑膠花,塑膠花垂著珠鍊和緞帶,在他的耳邊晃呀晃,亞麻綠挑染髮尾,有點自然捲。他咬著飲料杯裡的吸管,漠然地看著桌面,桌面上什麼也沒有,直到絲絲坐到他面前、將列印好的紙本推到視線範圍。

 

  「喔,妳來啦。」利昂這才抬起頭,雙眼明亮有神,他一口把飲料吸光,「妳連小說都找好了,不錯嘛……

 

  期中報告要分析某一短篇小說,國內外作家的作品皆可,絲絲突然覺得好沒勁,「你有找嗎?」

子陽 (Park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今年的冬天來得比去年早,氣溫在一夜之間驟降,措手不及的人可能就這樣病了、倒了,本以為氣溫會像人心一樣起伏不定,但接連好幾天都保持在低溫狀態,絲絲不得不相信,冬天真的來了。

 

  道藩樓建在山上校區,載滿學生的校車呼嘯而過,她縮在外套裡、腳步輕快,從山上斜坡往下走。

 

橘黃色的路燈分散黑幕的注意力,看起來暖烘烘的,她不太懂意向和象徵如何運用到期末要繳交小說裡,但她想起老師「表演」白流蘇的情景;流蘇從昏暗的廳堂退出,往下走?好像沒希望,往上走?才有重生動力的感覺;她忍俊不禁,戲劇似乎比聽講還令她印象深刻。

子陽 (Park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她抿了抿唇,知道時間一分一秒過去,焦慮與不安像火燒的鉗在她胸口發燙,但要她開口與人說話又讓她背脊發涼。分組是有訣竅的,如果你沒有親朋好友同修一門課,那你必須看對目標,精準下手,否則不是落得沒人緣的名,由老師幫忙的份,就是只能跟剩下來的爛竽一塊兒充數。

 

  開在道藩樓的小說創作是古絲絲本學期唯一選上的通識課,在沒有選擇的必修課的折磨下,她格外珍惜每星期二七、八節的時光,因此她從第一堂開始到今天,從未缺席。即使老師不點名,她也不在意,反正出席率也沒算進期末成績裡。

 

  從開學週起始,日子像溜滑梯斜線往下,快到期中報告的時間了;絲絲陷在角落的座位裡,眼見同學一個個有了歸屬的組別,雙手越發冰涼,嘴也像被纏了縫線似的,跨不出那決定的一句。

 

  其實她只要跟鄰近座位的同學問一聲:我可以跟妳同組嗎?事情就結束了,但……她就是有千百個「但」,越躊躇越過意不去。

 

  救她一命的人即將出現。

文章標籤

子陽 (Park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是一個發生在前途光明璀璨的政治大學一角的故事 ,至於故事內容是不是真的,就不是我能決定的了。

子陽 (Park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