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受文字委託,合作請洽:animia097@gmail.com (或私訊粉絲頁)

目前分類:黑袍守護者 (1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第三章

 

1.

  我想要掌聲,我喜歡被人注視。

  我要他們大聲叫著我的名字,為我歡呼,因我陶醉……

 

  我最喜歡部落裡的慶典了,因為我可以上台表演自己創作的歌曲,我會穿上精心設計的衣服、化上妝,當我踏上舞台,每個人都像是瘋狂!

  他們為我瘋狂,每個人都看著我、看著我!

  看啊,連「他」也看著我呢!

  「他」為我拍手,掌聲讓我陶醉,如果有人問我為什麼而活,我想就是那掌聲吧!它給了我存在價值,我所創作的東西能帶給人們歡樂,他們回報我的就是掌聲,我想要被觀眾喜愛,我想要被人喜歡、被人寵愛!

文章標籤

子陽 (Park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第二章

 

1.

  披著黑袍的客人們被安排進城堡裡的房間,但不是每個人都乖乖待著——城堡那麼大,不去探險就太浪費了。

  「小精靈,來看這個!」札伊姆和薇樂莉跑來叫薩斯奇亞,「我們發現很有趣的東西。」

  自從索爾登基後,克萊德斯城有了一些改變,首先,螺旋玫瑰紋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范‧埃里斯家的三叉火焰,宮廷畫師也動了起來,為國王與皇室成員留下畫像。

  照理說,改朝換代者會把前任統治者的痕跡通通抹去,但索爾沒有這麼做,他沒有大舉修建皇宮,他只是把放有方德勒家肖像的房間鎖起來、刻有螺旋玫瑰紋的磚塊敲掉,有人說他仍有忌憚,有人說他不過是節儉。

  一般的門鎖難不倒薇樂莉,三人走進掛著層層布幔的房間,札伊姆打開窗戶、薇樂莉拉下其中一塊布幔,讓薩斯奇亞看到牆上的畫。

  「這是……?」

  畫裡的年輕人穿著華麗、面無表情,一手拿著權杖、一手拿著象徵和平的圓球,他有和薩斯奇亞一樣的亞麻色頭髮。薩斯奇亞心中升起奇怪的感覺,就像聽到索爾問起他的父母時,那種感覺。

文章標籤

子陽 (Park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第一章

 

1.

  克萊德斯城。

  城堡裡的氣氛是嚴肅而緊張的,因為新國王坐鎮在此,他是一個宛如雄師的男人,有人說他野心勃勃、殺無不赦,也有人說他強壯、深謀遠慮,他會改變北方六國的腐敗與貪婪,為國家帶來新氣象。

  謠言有真有假,有人景仰他,有人唾棄他。

  無論如何,他是這座城堡的主人。

  他正在跟大臣們開會,他們沒有談得很愉快。坐在主位的他一直按著額頭,大臣們嘰嘰喳喳,就像鬥嘴不休的女人。

  就在這時,書房的門開了,一抹白色身影走了進來。

  那抹身影屬於一個精靈,他有一頭銀白色的長髮、穿著典雅的貼身長外套,白色底、淡金色的裝飾線條,袖口有少許蕾絲,襯托出神聖莊嚴的美麗質感。

  參與討論的大臣都是男人,他們的聲音停了,眼神全朝那抹身影看,有的鄙夷、有的驚訝,但沒有人歡迎他。

文章標籤

子陽 (Park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第三章

1.

  打著三叉火焰的旗幟,軍隊在此駐紮,當他們看到有人從惡名昭彰的黑色沼澤裡走出來,立刻通報。

  領頭的男子從帳棚裡走出,他才二十幾歲,戴著深藍色的帽子,一頭暗金色的頭髮削得很短,他的身材瘦高,走路的步伐不重,腰間配著兩把長劍,就像他的腿一樣修長。他也許年輕,但他的劍術高超。

  他走向銀髮精靈,銀髮精靈穿著雪白的長外套,披著繡金線的長袍,風姿綽約的模樣,讓人難以將他與黑色的沼澤做聯想,而且他身上沒沾到半點污泥。

  「索爾呢?」銀髮精靈的表情肅穆、語氣冷淡。

  領頭的年輕男子微微鞠躬,「陛下已經回去了。」

  「回去哪?」

  「虹城堡。」

文章標籤

子陽 (Park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第二章

1.

  「什麼?就是他?」

  「不……」

  「你進攻精靈部落、殺掉我的同胞,你還有什麼好說的?」

  「我只是遵照命令。」

  「去跟被你殺掉的靈魂說!去跟被你們人類奴役的精靈說!你只是遵照命令?誰的命令?你是國王,命令不就是你下的嗎?」薩斯奇亞終於知道黑琴的痛苦了,黑琴想殺掉人類,因為他恨他們、恨之入骨,當他自己面對摧毀部落的仇人,他還能保持冷靜嗎?那是不可能的,如果他會魔法、會射箭、會使用任何一樣武器,他一定會朝這男人攻擊。

  「看來你們對人類國家的情勢,一點也不了解。」索爾從角落拉了張椅子,坐下,「我不會殺你的,精靈,我已經頒佈新法令,廢止精靈奴隸的買賣。」

  薩斯奇亞怔了一下,他們不是仇人嗎?

  「已經成交的買賣既往不咎,但從今以後買賣精靈奴隸在我國就是違法的,別的國家我管不著——畢竟有利可圖的事,人類最會模仿——但我的軍隊不會再攻擊精靈部落了。」

文章標籤

子陽 (Park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第一章

 

1.

  他需要他,他需要他那言語的魔力。

  對他來說,那不只是一張空泛的皮。

 

『尊敬的太后,請容許我為您介紹,來自遠方國境的高級精靈。』索爾‧范‧埃里斯帶著一位青年,前來晉見。

  坐在王位上的金髮女人半瞇著眼,很沒精神,『高級精靈?』

  『是的。』

  『就是那個能消除哀傷的高級精靈?』

  『是。』

金髮女人穿著華麗的澎澎裙、戴著皇冠,衣服上裝飾的珍珠聽說能填滿一個水桶,她手上拿著蕾絲羽扇,搖啊搖,往下瞥的眼神有著一絲不屑,但那不是因為她看不起晉見的人,而是生下來就高高在上的她,看不起所有人。

她已經四十多歲了,臉蛋仍像個二十多歲的女人,妝也刻意化得年輕,粉紅色的眼影和紅唇,王座上鋪著皮草,使她像個塞在棉絮裡的洋娃娃。

『抬起頭來。』

  女人的聲音沒有威嚴,就像在花園裡散步的弱女子,但她的命令是絕對的。

  索爾帶來的精靈屈膝、低著頭,美麗的銀髮又直又長。

  當他抬起頭的時候,女人的眼神一下子集中到他身上。

  因為他有一張非常俊美的臉!

文章標籤

子陽 (Park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第三章

 

1.

  和薩斯奇亞分開後,札伊姆覺得自己像在參加越野競賽,他踩著一顆顆的石頭腦袋、跳過冒泡的紫色岩漿,他閃過那隻追著他不放的火鳥,並藏身在大樹後面,他看到一朵比他還高的紅色蘑菇,下面居然有一排的人骨……

  他覺得很窩囊,在搞不清楚對方是「什麼東西」的狀況下,他只能逃。他躲過一路上的危險,和追著他不放、想將他烤成BBQ的火鳥,來到一座水潭。

  潭水是青綠色的,蟲鳴、蛙鳴,偶爾一、兩聲的鳥叫,札伊姆覺得自己好像來到一個截然不同的地方,因為霧氣瀰漫在水上的樣子,氤氳朦朧,彷彿讓人的腳步慢了下來。

  就是這裡嗎?

  在這裡撈魚回去就好了嗎?

文章標籤

子陽 (Park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第二章

 

1.

  札伊姆隨便抓了一張地圖就跑,也沒搞清楚自己要找的什麼,跑出木屋後,他才把地圖攤平。說是「地圖」,但其實只是便條紙,老婆婆畫了幾個目標物、加上短註解,例如像「鳳凰之石」,要小心牠的眼睛……

  「這啥啊?」

  札伊姆經過一個長得像「張開翅膀的鳥」的大石頭,石頭比他高,張開的「翅膀」也比成人的手臂寬,他覺得石頭的形狀很奇怪。

  像,太像了。

像到有如人工雕刻的,但石頭附近長滿菌類和雜草,看起來與環境一體成形,就算有人把雕過大石頭丟到這裡……附近毫無人煙,根本不可能。

札伊姆靠在石頭旁邊研究地圖,上面畫了一個又一個的箭頭,標著方向和距離,除了大鳥,還有一朵香菇……他強烈懷疑這種簡易到疑似亂畫的便條紙,有辦法讓他找到鏘芎魚所在的水潭。

文章標籤

子陽 (Park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第一章

 

1.

  撥開黑色的蘆葦叢,視線裡出現了煙囪冒煙的木屋,木屋屋頂是用茅草搭的,看起來原始、老舊,但梁柱卻出奇地堅固,木屋附近擺了一堆又一堆的雜物,有些是箱子,有些是不知道養了什麼的混濁水缸。

  「母親,我回來了!」紫髮女子高叫,「母親!」

  「來了來了……」木屋後面走出一位矮胖的老婆婆,她用身上的圍裙擦了擦手,圍裙上滿是泥土的污漬,「真是的,這丫頭,只會大呼小叫……

  「通知妳一聲,免得妳以為是小偷,用魔法把我們轟出門!」

  「我們這種偏僻的小地方,會有誰來偷?」

  「妳上次不是還在吹噓,屋子裡藏了很多寶貝?」

  「我不吝嗇給,就怕偷的人用不起。」老婆婆不斷碎嘴,表情卻十分開心,「進來吧,丫頭,還有你,小英雄……」老婆婆對褐髮精靈神秘一笑,「我不是說我們還會再見面的嗎?」

文章標籤

子陽 (Park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第三章

 

1.

  薩斯奇亞復原的狀況良好,超出米娜預期,他一個禮拜後就下得了床了。

  出了房間、小屋,他發現老婆婆和米娜住的地方是沼澤中央隆起的台地,她們與吃人植物像有默契,互不侵犯,但他不止一次覺得「荒原女巫」——會使用魔法的人類、人類中的異類、被逐出社會的女性——不足以形容這對母女,尤其是老婆婆。

  人類精通藥學,用藥學來彌補天生不會使用魔法的不足,老婆婆也精通藥學,但她施法時,薩斯奇亞會搞不清楚那是魔法還是藥力;以止痛來說,米娜說那是「止痛咒」,但他仔細一聞,床單上有薄荷味。

文章標籤

子陽 (Park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第二章

 

1.

  薩斯奇亞不知道自己騎了多久,在馬背上顛得他想吐。

  沿著溪流跑了一陣子,他彎進樹林,精靈的夜視能力不錯,他以為這樣可以甩掉追兵,但人類手持火把,速度並未慢下。

  持續跑了整晚,即使人不累,馬也累了,薩斯奇亞和追兵保持距離,直到清晨,他騎進一片從未見過的沼澤。

  沼澤雲霧瀰漫,植物彷彿黏上一層黑色焦油,烏鴉在樹上嘎叫,白馬的前腳陷入泥堆,害薩斯奇亞跌下來。

  「起來!快起來啊!」他努力拉著韁繩。

  白馬甩頭鳴叫,雪白的身軀變得烏黑、骯髒,牠的四肢努力掙扎,但下陷的泥沼有股吸力,薩斯奇亞雖不忍,卻只好放棄。他抓著樹枝、跳到石頭上。他回頭,士兵在沼澤與森林的交界處,與他視線對上。

文章標籤

子陽 (Park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黑袍守護者1 起源》

 

 

楔子

 

  他不知道生下他的人是誰,他記得還是小男孩的自己,獨自站在森林裡,被丹旭部落的森精靈族撿到。他記憶全失,除了吃飯、喝水等生活技能完好,宛如一張白紙,連名字也不記得。

  從外型來看,他也是精靈,至少他和部落裡的精靈一樣,有尖型、被人類戲稱為「刀子耳」的耳朵,只是,他被發現時,左耳被削去尖端,傷口還在流血,等傷口復原後,那長度與形狀,看起來竟與人類的耳朵相似。

  在森林裡過著部落移居生活的森精靈膚色較深,有各式各樣的瞳色與髮色,鮮少承襲純血高級精靈的特徵,因此又稱混血精靈,丹旭部落為其中之一,目前紮營山谷地。

  族長將他安置在一戶沒小孩的夫婦家,丈夫叫法洛,妻子叫雅秋,他們成了他的新爸媽,他也在丹旭部落裡展開新生活,部落長老甚至給他起了新名字:

 

  ——薩斯奇亞。

 

  意思是「照亮死蔭之谷的光」。

文章標籤

子陽 (Park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