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1.

  我想要掌聲,我喜歡被人注視。

  我要他們大聲叫著我的名字,為我歡呼,因我陶醉……

 

  我最喜歡部落裡的慶典了,因為我可以上台表演自己創作的歌曲,我會穿上精心設計的衣服、化上妝,當我踏上舞台,每個人都像是瘋狂!

  他們為我瘋狂,每個人都看著我、看著我!

  看啊,連「他」也看著我呢!

  「他」為我拍手,掌聲讓我陶醉,如果有人問我為什麼而活,我想就是那掌聲吧!它給了我存在價值,我所創作的東西能帶給人們歡樂,他們回報我的就是掌聲,我想要被觀眾喜愛,我想要被人喜歡、被人寵愛!

  看,「他」也在其中呢!他是不是喜歡我呢?

 

  『我喜歡妳,請跟我交往!』

 

  不是「他」……

  說出這句話的人不是「他」……

  可是,我還是接受了。

  那時候我在想什麼呢?是不是得不到第一名,第二名也無所謂呢?因為「他」不屬於任何人,至今沒有人能得到「他」……「他」就像一個高不可攀的存在,看似平易近人,但其實像高山上的雪。沒有人知道「他」喜歡誰、「他」在想什麼。「他」會露出淡淡的微笑,但如果仔細看,就會發現那雙眼好像少了什麼……對,就是真誠,難怪「他」沒有喜歡的人,難怪大家都喜歡「他」,可是卻沒有人得到「他」。

 

  『好啊。』我當時這麼回答,『你要對我很好很好、不可以喜歡別人喔!』

  『嗯!一定!』他大力地點頭。

那是我第一次發現,排名第二的人笑得比第一名真誠。

 

  慶典再度來到,感謝森林給我們的豐收,我在裙子縫上小花、頭上戴著花冠,唱著我新創作的曲子、配合我自編的舞蹈,我以前都不知道,原來可以自由自在做自己想做的事,是多麼幸福,直到部落被攻破……

 

  那一天,到處都是尖叫,我看到有人倒下、有人受傷、有人斷氣,我看到他為了保護我,被人類的藥劑球砸中,跟著倒下了……

  那一刻,我明白了部落不再有慶典,我的舞台崩解了。

 

  轟隆轟隆,車輪的聲音就像悶雷,我跟族人被關在囚車裡,我們都嚇壞了,有人哭了起來,我以為我們不再有希望,但我看了……「他」也在!

  「他」的雙手上了鐐銬,走在人類隊伍裡,步履蹣跚。

我不知道「他」有沒有受傷,我只希望「他」來救我,救我們。

  「他」是我們最後的希望,我一直如此相信,我大叫「他」的名字,但「他」沒有理我,我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他」不喜歡我,還是「他」覺得我接受了第二名的心意,就像背叛「他」呢?不,我不該想這個,不只我需要「他」,我們所有的族人都需要「他」!

  我不會放棄,因為「他」就在我們身邊,光是如此,就帶給我莫大的勇氣與意義。

 

  那一晚,人類的情緒異常亢奮。

人類把我們從囚車上拖下來,不懷好意地盯著看,我討厭他們的眼神,我第一次想把自己包得密不透風。人類叫我們唱歌跳舞、把我們拿來取樂,我想起了我的服裝和歌曲、我想起了掌聲,我喜歡音樂、喜歡藝術,但這不是我的舞台,這裡沒有為我歡欣鼓舞的族人,只有想一逞獸慾的人類!

我恨他們!

我希望自己有超級強的力量,打垮他們!

  於是,我大叫「他」的名字。

  和之前一樣,「他」沒有理我,但我沒有放棄,我拼命大叫,我的族人也跟我一起叫,「他」是我們最後的希望,「他」是我們的英雄!我們只有你了啊!

  ——!

  「他」奪下了一把劍、衝過來了!我以為「他」終於要和人類一決生死,但他沒有要把人類的腦袋砍下來,反而將劍抵在自己的脖子上……

  『……』

  他說了一句話,人類把我們趕上囚車。

從此之後,人類士兵不再以我們作為取樂對象,但我並沒有覺得好過一點。

  我覺得……失落,一點點的失落。

  我是不是寄託錯人了?「他」不是我們的英雄與希望,「他」其實是懦夫……?我不敢想下去。

 

  幾天後,囚車抵達城鎮,我們和「他」分開了,我一樣拼命叫著「他」的名字,我的族人也叫著「他」的名字,我們用盡最後一絲力氣,因為我們仍相信「他」!

  那一聲怒吼,彷彿在昭告天下……

  聽到「他」的聲音、看到「他」奔向我們,即使人類的鐵鍊將「他」弄得痛苦不堪,但痛得其實是「他」的心,不是皮肉……啊,我怎麼會以為「他」不真誠?我怎麼會以為「他」是懦夫?「他」沒有辜負我們、沒有忘記我們啊!

  太好了……

  你喜不喜歡我已經無所謂了,在這場戰爭裡,我只想跟你一起活下去。

  為此,我不能放棄自己,無論人類怎麼對我,無論人類異想天開、自以為能使精靈族屈服,我都不會放棄。

 

*** *** ***

購買傳送門: 金石堂   博客來

擷取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子陽 (Parker) 的頭像
子陽 (Parker)

子陽 Parker

子陽 (Park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