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早晨陽光落在銀杏樹上,翠綠點上些抹金黃,雲熙敏邊清洗早餐用的杯盤,邊看著窗外的景色,他想起一個故事,那是一齣勇敢與愛戀的堅持。故事中有個少女站在銀杏樹下,物換星移,繾綣千年,只為告訴她曾經背叛過的人,生命尚未終結,自己還有彌補的機會。

  少女孑然一身的模樣有著男子的堅毅,微風吹動她的髮絲,好像傳來銀鈴的輕響。少女一定很美,才能被寫成故事流傳。

  雲熙敏忘記結局了,他把洗好的杯盤放在架子上,一副餐具、一人份的早餐,剩餘的當午餐帶去學校吃,晚上要去超市一趟……不,今天放學後有別的事要做,已經約好了

  幸虧今天天氣很好,他可以理所當然地微笑。

  好——!打起精神來!

  鈴~~

  就在他拿起書包、準備出門的時候,家裡電話響起,這麼早會是誰打過來?

  「喂?」

  牆上貼著緊急聯絡和外送的號碼,一個人住有時還是不開火簡單些。

  「小熙,是我啊!你最帥氣迷人的爸爸,有沒有想我啊?我知道你一定很想我的,畢竟爸爸這麼久不在家,不過我是在賺錢,絕對不是在外面鬼混喔!啊哈哈~~我知道小熙是好孩子,一個人生活一定沒問題!」

  「是……」雲熙敏苦笑著。

  「對了,我是打來跟你說一件事的。」

  「什麼事?」

「其實呢……你不是我親生的啦!」

  雲熙敏愣了幾秒,「蛤?」

  他有沒有聽錯?難道自己還沒睡醒?

   「你是我妹——也就是你姑姑撿到的棄嬰,不是你媽那個賤女人生的,也不是我在外面播的種,我沒有胡來喔,哈哈哈!」

  「爸……」雲熙敏汗顏,怎麼會有人這樣形容自己的老婆?噢不對,是前妻。

  電話另一邊的聲音沒聽出雲熙敏的無力,仍很雀躍:

  「姑姑本來是想自己養的,可是姑姑那種人連自己都養不活了,只好拜託我這個薪水高、學歷高的優質長男,啊哈哈,姑姑死後我才想起這件事,不好意思現在才告訴你,你不會在意的吧?」

  「呃……

  「就這樣了,我九點要開會,掰~」

  不等雲熙敏發言,電話就被切斷了。

  雲熙敏的腦子好像「轟」的一聲,要炸開了!

突然被告知這種事……鬼才不會在意啦!

這算什麼?整人玩笑嗎?

他不是雲家的小孩、不是爸爸也不是媽媽親生的?

這時有人按門鈴,雲熙敏抓起書包的肩背帶、穿好鞋子出去。

  來接他上學的是住隔壁的張孝誠,兩人從小一起長大,相較於雲熙敏穿高中制服,張孝誠以格紋襯衫和牛仔褲出場,幾乎每天如此,簡單樸素。張孝誠大雲熙敏三歲,已經是大學生了,只要張孝誠早上有課,就會和雲熙敏一同走到車站。

  「電鈴都按三聲了,平均一聲間隔十秒,你不怕遲到?」張孝誠推了推眼鏡,有點不高興,雖然他本人不會遲到,大學生要幾點去上課都無所謂,但雲熙敏不行。

  雲熙敏不行,他就不行。

  「我爸打電話來。」雲熙敏跟上張孝誠的腳步。

  「有講什麼嗎?」張孝誠認識雲熙敏的父親,是個……很有趣的人。

  「沒有啦,他大概是太閒了……」雲熙敏習慣性地掛起微笑,那表情雖不虛假,但仍讓張孝誠感到一絲落寞。

  「放假的時候換你去那邊玩。」

  「什麼?」

  「你爸不是在上海工作嗎?叫他出錢讓你去玩幾天,我可以陪你。」張孝誠以為雲熙敏是因為家人長期不在而感到寂寞,但雲熙敏沒有告訴他、也不想在這時告訴他,不只如此……

  「那邊東西很貴的,你想叫我爸連你的旅費一起出嗎?」

  「我才不要欠他人情,我會去打工。」

  聽張孝誠這麼說,雲熙敏不禁莞爾。張孝誠和父母、念國中的妹妹一起住,明明有家人依靠,雲熙敏卻覺得張孝誠比他獨立,生活上獨立、思考也獨立,該怎麼說……和張家父母、妹妹比起來,張孝誠特立獨行許多。

  他是一個讓你覺得「他跟別人不一樣」的人。

  小時候,雲熙敏經常跟在張孝誠後面溜達,叫他「阿誠」、在鄰里間四處探險,但後來不知怎麼,張孝誠開始出現宅男樣,變得不愛說話、穿著風格也改變了,沒事就窩在電腦前,好像發現了新世界,他們也從探險家變成了好學生。

  「我也去打工好了。」雲熙敏吹起口哨,「有沒有哪裡在徵人呢……」

  「高中生打什麼工?拿你爸的零用錢就好了。」

  「我想像你一樣嘛!」

  「神經。」張孝誠故意揉雲熙敏的頭髮,把它弄亂,「當你家的大少爺就好,手上要是有錢花的話,誰想去工作?」

  「怎麼這樣!你應該要鼓勵我的啊!」雲熙敏以做怪表情來表達不滿,但那動作在旁人眼中卻無比俏皮,張孝誠因為知道這點,所以假裝沒看見:

  「我跟你之間還要說好話嗎?又不是第一天認識。外面有很多危險的地方,你以為認真工作就會賺到錢嗎?詐騙、性騷擾、慣老闆、奧客、一堆有的沒的,多到會讓你覺得學校課堂是天底下最溫馨的地方。」

  「你是……有遇過什麼事嗎?」雲熙把頭髮弄整齊,對張孝誠的見解持保留態度。

  張孝誠「哼」了一聲,不屑。

  雲熙敏偷看對方一眼,「……我會照顧自己的,你不用替我擔心。」

  「我才沒有擔心你,我是不想接到你叫我去救你的電話。」

  「你……會來救我吧?」

  張孝誠抬抬眉毛,就是不看雲熙敏那張可愛的臉蛋。

  「如果真的遇到、我自己沒辦法解決的話……你會願意來幫我的吧?」就算答案顯而易見,雲熙敏卻仍像第一次問,那有點小心翼翼的感覺、怕採到對方的界線,是因為他不想把求助和依賴混為一談。

  張孝誠再把雲熙敏的頭髮弄亂,順便巴下去(當然是輕輕的),「再問我真的生氣了。」

  雲熙敏微笑,笑在心坎兒裡,有朋友的感覺真好。

 

***

▌博客來 http://goo.gl/qPEXLH
▌金石堂 http://goo.gl/s7rJIH
▌SPP http://goo.gl/f6SGRL

擷取.JPGhhh.JPG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子陽 (Parker) 的頭像
子陽 (Parker)

子陽 Parker

子陽 (Park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