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1.

    早上起床,安穆程悄悄推開流星房門……

    流星側躺在床上睡覺,身上蓋著薄被,睡袍凌亂,露出光裸的雙腿,看起來很性感,但小霏蹲坐在牆角,雙手雙腳蜷曲,好像可以被收進箱子似的,讓安穆程覺得這景象有點詭異。

    小霏聽到聲音,醒了,整個人站起來。

「主人,早安。」

    流星卻只是動了一下眉毛,好像沒聽到。

    「怎麼不躺在床上?」安穆程問,那張雙人床明明還有空間。

    小霏眨眼,「我可以躺在床上嗎?」

    「可以。」

    小霏望向床鋪,好像覺得那不是他的東西,他不會碰,但安穆程沒想過這個問題,流星被「喚醒」時,就是躺在床上,之後安穆程一直都讓流星待在房裡,也沒跟流星說什麼能碰、什麼不能碰。

    安穆程認定這個小房間就是給流星的,流星可以自由使用。

    而這個房間以前…...是空房。

    他希望許瑞霖搬進來後,可以「住」這裡,但許瑞霖還是擠在主臥室、睡在他床上居多,所以這個小房間一直都沒人睡,也沒特別裝飾過,比較像客房——除了那鎖,在許瑞霖離開後,他換過了。

    「可是床上有流星。」小霏說。

    安穆程覺得小霏有點可憐,好像是流星霸佔床、不給人家睡。

    「流星!」

    安穆程搖醒流星,流星揉了揉眼。

    「早安~」

    「你昨天為什麼不把床讓給小霏睡?」

    「嗯?什麼?」流星還迷迷糊糊的。

    「我不是讓你們一起睡嗎?你怎麼把小霏趕到角落了?」

    流星看向小霏,氣得嘟起小嘴,「我哪有趕他!我只是不理他!」

    「什麼……」安穆程完全不懂流星在生什麼氣。

    「不要提他了!你一直小霏小霏的,都不理我了,」流星的表情楚楚可憐,「你昨晚怎麼沒過來?我等你等到睡著了……

 

(本篇為流星秘話第三章全部,比較長,so 請點繼續閱讀~~

 

    流星欲伸手摟著安穆程的頸子,但被安穆程撥開。

    「別這樣!我要準備上班了。」

    「穆程!」流星十分錯愕,安穆程竟然不是來找他的?這……怎麼可能?

    安穆程轉向小霏:「我帶你去公司。」

    「是,主人。」

    「等一下,我也要——」流星掀開纏著腰際的棉被,就要追著轉身離開房間的兩人,但安穆程回頭:

    「你待在這裡。」

    「啊……」流星差點絆倒,他從床上滑下來,兩條腿的膝蓋碰在一起,屁股壓著棉被,睡袍前襟半敞,露出肩膀和鎖骨,「穆程……

    關上門之前,安穆程多說了一句:「不准亂跑。」

    安穆程沒有聽到,流星喃喃問著為什麼,那張失望的小臉蛋,就像做錯了什麼……

 

 

2.

    安穆程帶小霏去公司,還給佐滄。佐滄覺得這不失為解決之道,就是他想「玩」小霏的時候,再去要人,其餘時間都「收」在安穆程家,但安穆程家不是他的儲藏室,佐滄的提議還沒提,就被否決。

    「下不為例!」安穆程冷冷地道。

    ……」佐滄在比較是安穆程的眼神比較可怕,還是被小霏盯著。

    「佐滄,小霏是你的機器人,如果你不喜歡,請你自己想辦法,不要像寵物剛買回來很高興,要養就不負責了,那是最差勁的主人!」

    「我知道啦……

    看佐滄那副苦惱的樣子,安穆程覺得這人很沒用:

    「不然你問問小霏還會什麼,現在的機器人性能都很好,要當傭人、或是代替電腦跑運算程式,應該都做的來。」

    佐滄看了小霏一眼,小霏也回看他一眼,佐滄打冷顫。

    「我先回去了。」安穆程的辦公室和佐滄是不同樓層的。

    「等等等一下啦!厚……」佐滄叫住安穆程,覺得這人還真急,「我有東西要給你看,是昨天晚上寄來的。」

    佐滄點開電子郵件,開始辦公事。

    B公司的董事長兒子寄邀請函來,請我們去參加星期六的晚宴。」

    「晚宴?」安穆程看著佐滄丟過來的浮動螢幕,電子郵件裡夾帶著邀請卡,「是贊助冬裝秀的那位漣少爺?」

    「他生日。」佐滄聳肩,他們還沒有錢到開生日趴,請一堆人。

    「他請你,還是請我們?」安穆程在業界是出了名的「不愛玩」。

    佐滄手指動動,透明螢幕跳出安穆程的電子郵件信箱,裡面也有一封邀請函。

    「你怎麼……

    「這是我的公司,我的權限最大。」誰叫他是總經理。

    「你平常都在偷看員工的電子郵件?你是認真的嗎?」

    「不想讓我知道就不要濫用公司的資源,我們可是有付電腦公司錢的,啊哈!」佐滄點開某位員工的信箱,「這傢伙的收件匣裡有色情網站的註冊信,被我抓到了!」

    佐滄截圖存證。

    安穆程無奈,佐滄要怎麼管公司,他管不著,他管衣服做的出來就好,「我們非去不可嗎?」

    「他給我們錢,你沒有笨到得罪人家吧?」

    安穆程就是一臉……不想去。

    「順便帶機器人出席。」佐滄把畫面切回那封邀請信函,「你看,他這裡有寫,歡迎人工生命體入場,以一人一尊為限。」

    「搞什麼……」看到那行字,安穆程皺眉,他不懂這有什麼意義。

    「機器人可是個炫耀的手段!」佐滄搜尋網路,螢幕跳出一堆美形圖,還有幾張是……不雅照,「你以為現在參加時尚趴的都是真人嗎?機器人滿足了他們小時候玩娃娃的欲求不滿,我一點都不驚訝。」

    這幾年來,安穆程學了一點商務人士之間的討教,但身為設計師那面的他,天生有藝術家的性格,他跟安娜娜、許瑞霖一樣,都不喜歡那種交際花團團轉的場合。

    「所以說啦,帶你的那個,我也帶我……」佐滄想起還在辦公室裡的小霏,轉頭看了一眼,正好對上小霏的視線,他急忙對安穆程打手勢,但安穆程陷入思考中,沒看到,佐滄只好兩手揮揮,像趕人走。

    「主人,請問有什麼吩咐?」小霏走近佐滄,以為佐滄在叫他。

    「你……去幫我倒杯水。」

    「是的,主人。」小霏走出佐滄的個人辦公室了。

    佐滄鬆一口氣。

    安穆程心想,佐滄自己都搞成這樣了,還要帶機器人出席?那……會不會變成笑柄啊?佐滄可是公司的「門面」!

    「兄弟,你那眼神是什麼意思?」佐滄覺得安穆程不懷好意。

    「我們兩個非去不可,機器人就別帶了。」

    「為何?」

    「我不想幫你善後。」安穆程眼神門口,小霏走去茶水間倒水了。

    「呃……不行!我還是要帶小霏去!」

    「你就說你沒有機器人就好了,我也不會帶去的。」

    「安穆程,這是面子問題!」

    「我就是怕你丟了面子。」

    ……你說的也有道理……」佐滄化成一團泥,攤在辦公桌前,「可是我還是覺得有帶比較威嘛……

    「再說吧。」安穆程搖頭,走出佐滄個人辦公室,回自己座位去了。

 

 

3.

    安穆程不知道,在家裡——

    流星壓下門把,卻打不開,他壓了好幾次,門文風不動。

已經上鎖的門不會因為他多壓幾次就打開。

    垂下肩膀,像兔子垂下耳朵,流星看到房間裡鼓鼓的大塑膠袋,想起那是安穆程留下的,說要給他,兔子耳朵豎起來了。

    「是什麼呢~」

    昨天他沒有拆,現在才發現裡面是衣服。

    「好奇怪喔……

    有的衣服有洞,不知道怎麼穿。

    這件看起來好小,要從哪裡套進去?

    翻啊翻……

    流星在塑膠袋裡找到一件紫色和服,他脫下睡袍,套上去。布料的底色是紫色的,但上面織有六角冰晶雪花,邊底是鵝黃色的,流星雙手揮啊揮,覺得自己的手臂好像變成了翅膀。

    他覺得和服的花色很漂亮,布料摸起來的質感很好,但……這真的是給他的嗎?

    「鏡子鏡子……

    流星跑到浴室,看到自己套上紫色和服的模樣,覺得……自己好像變了一個人。

    「哇~好美喔~」

    他忍不住轉圈,和服的下擺很長,拖到地了,他不會綁腰帶,就隨便在裝衣服的塑膠袋裡抽了條腰繩,紮起。

    「哇嗚~哇嗚~」

流星興奮地在房間裡跳來跳去,像隻活碰亂跳的小兔子,自得其樂,他覺得穿上「新衣服」,好像有不一樣的感覺、好像自己也變成新的了,好高興喔!安穆程居然送他這麼漂亮的衣服,表示安穆程還是愛著他的!他想起安穆程,臉上就帶著微笑。

    流星把大塑膠袋裡的衣服全倒出來,看裡面有什麼。

套頭上衣、長褲……這件是什麼?布料硬硬的,圓桶形,紅色的,上面有綁帶,要怎麼穿?什麼歌德蕾絲、綁帶馬甲、網洞襯衫,流星哪懂那些,不會穿就丟到一邊。

「這件是……?」

流星發現一件白袍,就像醫生和研究人員穿的那種,胸前的口袋上用綠線繡著名字:許瑞霖。

流星覺得胸口好像被拳頭打中,原來這些……不是給他的禮物?

許瑞霖是誰?

流星想當面問安穆程,要安穆程給個答案。

心動不如行動,流星跑到門前,壓下門把,門還是推不開,他拍著門板,大喊愛人的名字:

「穆程!穆程!你在嗎?你在嗎?」

他從未這麼渴求地想知道些什麼。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他的叫聲沒有被任何人聽見。

他拍打門板的聲音也沒有任何回應。

「穆程,讓我出去……

貼著冰冷的門板,他把他的希望都寄託在那個開門的人身上,但為什麼那人就是不在他身邊?在他需要那人的時候,不在自己身邊?

「拜託……讓我出去……

流星的身子沿著門板往下滑,跪坐在地上,他該怎麼辦?甫一轉頭,他看到垂著藍色窗簾的窗戶,他有辦法了!

他的動作從沒有這麼迅速,他繫起窗簾,打開窗戶。

風呼嘯著,他探出頭,對面的大樓也有很多窗戶,他覺得這些窗戶一定是相連的,從這邊到旁邊的窗戶,就會通到屋子裡的另一個房間,所以他只要沿著外牆,走到另一個窗戶,就會到另一個房間,如果那邊的門是開的,他就可以出去了。

往下看,很高……

但他不害怕,他想見到安穆程的心情,比什麼都重要,說不定還會給安穆程一個驚喜呢!

「我怎麼這麼聰明,嘻嘻……

流星跨出窗戶,腳指踩著外牆的白色邊框,風吹得他搖搖欲墜,但他抓好了磚牆凸出的邊縫,慢慢移動。

往旁邊移。

再移。

手跟腳一起移。

但他再往旁邊移就會遇到一根柱子。

流星伸出一隻腳,跨過突出的方形柱子,但他的腳踩不到支撐的地方,他一條腿懸空,拼命想伸過去,只好放開一隻手,扶著柱子,讓身體有辦法移。

    這時,一陣強風吹過,他沒抓穩,以為那隻腳最終能踩到……

「啊——」

他從二十層樓的高度掉了下去。

 

砰!

 

有什麼東西從天而降,底下的行人都被嚇到了,他們以為某人跳樓了!

那人穿著紫色的和服,露出兩條美腿,但沒有摔出一攤血。

他先是有點失去意識,接著晃了晃頭,自己爬起來。

    路人這才知道,喔~原來是機器人,也就沒人報警或叫救護車,行人繼續趕往各自的目的地,縱使有人好奇,但一個機器人的死活不比他們各自趕去的目的地重要。

 

流星覺得頭昏昏的,他從地上爬起來時,發現地磚被他砸凹了,好像他是很重的東西,才會這樣。

甩了甩頭,把昏昏的感覺甩掉。

流星拉攏和服前襟……突然發現,他的手指……皮膚好像有破洞?在指頭關節的地方,皮膚掀起,他好奇地去撕它,撕下了一小片,露出泛著淡淡藍色螢光的神經線,他沒看過那種東西出現在自己手上,他戳一下,啊!會痛!

他的身體怎麼了?

他以前從沒有這種感覺,叫做「痛」。

他看了一下自己的腿,膝蓋也有擦破皮的地方,但這次他不敢去撕皮了。

他抬頭看著上方,自己的房間在好高的地方,要怎麼回去?

這裡是哪裡?

安穆程在哪裡?

好多人……

每個人都看著他,但每個人都繞過他,他有點害怕。

 

    流星在街上亂晃亂走、跟著人群走,過馬路就過馬路,停下來就停下來,好像像他這種類型的「人」並不稀奇,縱使有盯著他的眼睛,卻沒有詢問他的人。

    流星也不知道自己走到哪裡去了,他只是覺得世界突然變得好大。

    他抬頭,天空是藍的,不是黑的,沒有星星,但有白雲。

    慢慢的,他忘記自己要找安穆程的事了,他像吸水的海綿,用他的眼睛記下自己看到的東西,越看越多,越記越多,彷彿無止盡的資料庫被更新了,他什麼都沒在想,只是看、並把看到的景象記下來。

    人的長相。

    房子的形狀。

    野貓。

    水溝。

    那是什麼?

一片靛青色和天空黏在一起,中間有一條線。

聲音。

白色的浪花。

那是海。

流星站在濱海公路,生平第一次看到海。

他走下堤防階梯,踩到柔細的白沙。

這裡沒有科技的痕跡,是一座臨海城市的最後聖地,現在是十月底,沒有什麼人下水,但有幾個青少年,三三兩兩地聚在沙灘上聊天、喝酒。

    流星眨了眨眼,讀出數據。

    銅離子跟亞銅離子呈現藍綠色。

    大海的顏色是由海面反射的光、和來自海水內部的回散射光決定。

    波長越長的可見光,越容易被大氣和水吸收,波長越短的,則越容易碰撞到大氣和水中的分子而散射開來。

    等等——誰把數據輸入他腦袋裡的?

    淺海是透明的。

紅、橙、黃光依序被吸收了,因此海水變成藍綠色。

再往下,只有藍色系的光可以穿透進去,因此海水變得湛藍。

到了一百公尺以下,連藍色系的光都無法進入,海水就變得漆黑一片。

他怎麼知道的?他是第一次看到海,卻可以從腦袋裡存取有關海洋的資訊?

他甩甩頭,把那訊息截斷。

    沙灘上留下一個又一個的小腳印。

流星走向海,海水打到他腳上,打濕了和服下擺,涼涼的,他喜歡。

「嘻嘻……

他踢起水來。

「哈哈……

他捧起海水,是透明的,混著沙粒,但水一浸到裸露的神經線,讓他又痛了一下,趕緊甩甩手,給自己呼呼。

    「為什麼……」為什麼會痛痛啊?好奇怪。

    流星不敢用手碰水了。

沙灘是個彎月型的休憩地,兩邊都有高樓大廈,背後除了馬路,也蓋起了房屋。流星坐下來,坐在被浪花打濕的沙灘上,看著前方,覺得天空好漂亮。

原來天空跟海是黏在一起,不知道那邊過去會有什麼?

他被景色吸引,目不轉睛,沒注意到有人朝他過來。

 

    「喂!你是機器人吧?被遺棄了嗎?」

    一開始,流星渾然不覺對方是在叫他,直到那人按著他的肩膀,逼他轉過來。

    流星才被嚇到。

    「你的主人不要你了嗎?好可憐。」

    「他有什麼特長?如果是很夯的性愛機器人,我們就賺到了!」

    三個十幾歲的青少年染著誇張髮色,其中兩人拿著鋁棒。

    流星看著他們,聽不懂他們在說什麼。

    「不管是什麼,機器人是不會忤逆人類的。」帶頭的那人回答,「真該感謝開發程式的科學家,多麼了解人性!」

    那人舉起鋁棒,朝流星的頭敲下去,流星被打倒,整個人趴在沙灘上,另外兩人趁隙剝下流星的和服,又一記重擊,鋁棒敲在流星肩上,打破了人工皮膚。

    他們在笑。

    不會反抗的機器人,只是大型的娃娃,任人拆手拆腳,就算拔斷頭也不會怎樣。

    「啊啊啊——」神經線被打到,流星痛得大叫,他雙手抓著沙,想往前爬、想逃跑,但人類壓住他的腿,把他拉回來,強迫分開。

    感覺到痛,就會縮。

機器人像人類一樣會避痛,避痛一種生物逃離危險的本能,如果感覺不到痛,就不知道那裡有危險,就算把皮膚撕掉、把手燒掉都不會有感覺,所以「痛」對生物來說是很重要的;現在流星只想逃離強迫、強使和打在身上的痛。

    「不要!不要——」

    機器人不會反抗人類?流星也許不懂反抗,但他知道要逃跑,這些人非常危險,嚇得他四肢發顫,聲音剩下哭音。

    「不要!我不要!放開我!」

    和服被撕破了,美美的布料弄髒了,指甲縫卡著沙粒,痛到皮層裡,為什麼這些人要對他做這種事?他又不認識他們!難道是……是他離開小房間的懲罰嗎?

    流星張著嘴,突然叫不出聲音。

    他想起安穆程的臉,想起自己曾經站在客廳吊燈下,光線就像晶晶雪花。

    安穆程總是說,乖乖在這裡等我。

    乖乖等我……

    等我……

    ——對不起。

    閃過的言語卻無法說出口,流星閉上眼,一滴眼淚不是最後一個聲音。

——我會專心愛著你,我會乖乖等你回來,你把我鎖起來我也很幸福,所以求求你,來救我……來救我……我再也不敢了……

擺動的身體像蛇,想在沙地上鑽出一線生機,但其中一人跨坐在流星腰上,重重的往下壓,「終於有人知道我們要什麼了,感謝這個社會!」

鋁棒往頭頂直敲,流星失去了意識。

 

 

4.

    小霏的運算能力像電腦,在辦公室幫了佐滄不少忙,但佐滄還是不敢和小霏對上眼,只好一直叫他做事,順便倒倒茶、倒倒垃圾、倒倒水。

    下班之前,他帶著小霏來到安穆程的個人辦公室。

    「別忘了星期六的晚宴!」

    「我知道。」安穆程在收拾公事包,要走了。

    「你要去哪?我以為你會留下來加班的?」

    ……」安穆程很想把講這種話的人,塞回他自己的嘴巴,他冷眼望向佐滄,「加班是我的義務嗎?我每天把分內工作做完還不夠?」

    「要上台的衣服都弄好了?」

    「已經送打版了。」

    「模特兒呢?」

    「選好了,我也聯絡他們的經紀公司了。」

    「場地啊,燈光啊,音效你都聯絡好了?」

    ……」安穆程覺得這應該由專門的人負責,不是他,他是最後過目點頭的人,但不是連小細節都要自己來的人,「佐滄,請問你請這麼多員工,他們都是領乾薪嗎?」

    「我只是關心你。」佐滄大言不慚。

    安穆程搖頭,「好了,我要回去了,我很累。」

    「呃……那個……」佐滄想說什麼,卻沒一次說完。

    安穆程靠上辦公桌的椅子,關掉檯燈。

    「我要請你幫一個忙……

    「如果你是要我收留小霏,免談。」安穆程覺得這件事沒一次解決,真的很煩,「我已經說過了,他是你的機器人。你不要他,自己想辦法,不要把你的垃圾丟給我。」

    「可是……你不會覺得把小霏報廢,送進處理廠,像汽車被壓扁那樣,很……不人道嗎?」

    「那你當初為什麼要買?」

    這就跟寵物養一養,不想養了就丟棄在街上一樣。

    安穆程提著公事包,走出辦公室,這次不管佐滄怎麼call他,他都不想管了。

 

    安穆程回家後,第一件事就是拿出流星房間的鑰匙,轉開門鎖。

    但他愣住了。

    地上凌亂地丟著衣服,床也是亂的,風吹進房間,窗戶是開的。

    「流星?」

    那個一直都會在床上等他的人兒,怎麼不見了?

    「流星?」

    安穆程走進房間、走到浴室,都沒看到人。

地上攤著一件實驗室白袍,安穆程把窗子關上,窗簾停止飄動,一切靜止。

他心中有股恐懼擴散——為什麼流星不見了?就像許瑞霖不見了一樣?

門鎖得好好的,流星怎麼會「失蹤」呢?

難道……

一邊的窗簾是繫上的,他一進來的時候窗戶是開的,難道……

他衝出家門。

 

    大樓公寓都有管理員,安穆程跑去一樓找管理員,問管理員有沒有看到流星。

    「他是機器人,頭髮是銀色,臉很漂亮,身高差不多到這裡!」安穆程比著自己的肩膀,「他穿著……穿著……天啊,我不知道他有沒有穿衣服!」

    管理員阿伯一時不知道對方在急什麼,「俺沒看到你的機器人,怎回事?」

    「我就是想知道怎麼回事!」

    「啥?你說啥?」

    要不是看管理員阿伯人老了,安穆程真想把對方搖一搖,看腦袋會不會清醒一點,「我的機器人不見了,房間窗戶是開的,他可能從樓上掉下來了!」

    「掉下來?」管理員阿伯仔細回想,白天是有聽到什麼撞擊聲,「好像是有東西掉下來,在外面,砰!好大一聲。」

    「該死!」安穆程跑出一樓大廳,一邊打手機給安娜娜,「快接啊……

    安穆程繞著公寓外牆,在路燈的照明下,看到地磚有裂痕,裂得很明顯,顯然是被重物砸過。他抬頭,正是自己家的方向。

安穆程摸了摸那裂痕,流星摔在這裡嗎?那人呢?有沒有摔壞?

    「喂,哥哥?」

    「娜娜,流星身上有定位器嗎?」

    「什麼?」

    說明狀況後,安娜娜答應自己會搭計程車趕來,要她哥哥等一下。

    安穆程不知道流星會跑去哪裡,是被人撿走了嗎?還是他自己走去別的地方?都市那麼大,他要從何找起?他毫無頭緒。

    心裡著急,安穆程跑過馬路,在街上任何一個角落,都可能藏著流星。

    那個小東西……會被外面的景象嚇到嗎?會嚇得躲在哪裡發抖嗎?

    他必須要快點找到他!

 

    安穆程沿街問商家,描述流星的長相和外型,有些人有看到、有些人沒注意,他沿著線索,一路找到海邊。

    他找到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子陽 (Parker) 的頭像
子陽 (Parker)

子陽 Parker

子陽 (Park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