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章

 

  「快跑!」

  那個聲音,好像從遙遠的地方傳來,又近在咫尺。

  「快!」

 

  男人一手握劍,背後護著一個小男孩。

  小男孩最後的記憶是自己從父親的馬車裡跳出來,像打開驚奇禮物似的,笑著對父親說,我也要跟你一起去!

如今,他卻躲在父親的身後,兩人被逼著往後退。

  「幫我轉達你母親。」男人回頭望了一眼。

  最後一眼。

  「幫我轉達我心愛的蘭妮……對不起,我讓妳失望了。」

  「把拔?」

  紅色光芒在小男孩背後展開,宛如一顆血紅的眼睛,慢慢從黑暗中睜開。

那是時空的裂口,男人將小男孩推了進去。

  「把拔——!

  紅色光芒在小男孩消失後,就像眼瞼閉上,四周陷入一片黑暗。

  不,或許該說,黑暗才是它最原始的面貌。

 

  小男孩仰躺在空中,衣服往上飄,他以為自己飛起來了,但當他這麼想的時候,他馬上掉下來——咚!他掉在自己的睡床上。

  這是怎麼回事?

  「洛奇?」一名二十多歲的少婦推開房門,「那是什麼聲音?你從床上滾下來了嗎?」

  「媽咪。」小男孩起身下床,他沒有跌倒,毫髮無傷,「爸爸呢?」

  少婦摸摸男孩的頭,無奈一笑,「你作夢了嗎?爸爸三天前就出城了,我相信他很快就會回來,你想他了嗎?」

  「不對啊……」小男孩躲開少婦把他頭髮弄亂的手,「我剛剛才跟爸爸在一起的,我們要一起去冒險,一起去尋找女神的聖物!我們是獵紅者!」

  砰砰砰砰——

  屋外傳來一連串的拍門聲,把母子倆嚇了一跳。

  少婦要男孩回去睡,男孩乖乖爬進被窩,但少婦一離開,他馬上溜下床,靠著門板,從鑰匙孔偷看……

 

  「蘭妮,東西在哪裡?」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探勘的人回來了,報告就在這裡,妳自己看!包含妳丈夫帶領的五名護衛隊成員、五名雇傭兵、兩名古德家的隨從,一共十二人,沒有一個回來,拉肯鎮被不明的強大力量摧毀,波及範圍遠達到方圓三公里的農田,沒有人生還!那裡已經變成一座死城了!」

  少婦倒抽一口氣,「那……我丈夫也……

  「你丈夫領受古德家的命令,尋找女神之血,他涉嫌濫用女神之力,摧毀拉肯鎮,奪走上百條人命。現在,女神之血失去下落,大家都知道妳丈夫跟妳感情很好,他最有可能把線索告訴妳,甚至……把東西寄回來給妳。」

  「他沒有回來……你就轉而向我要女神之血?這像話嗎?」

  「不,不是那樣的……

  「我丈夫會去尋找女神之血,只因為古德家說這對人民有益!」

  「蘭妮,不要為難我。」

  「阿金,我丈夫花在護衛隊的時間,比在家裡還長,你知道他不是那樣的人!噢……原諒我,我應該叫你『阿金隊長』?你接替我丈夫成為隊長了,是吧?你補上他的空缺了……你以前還是他的學生!」

  「誰在那裡?」

 

  男人大步走向睡房,躲在門後的男孩要跑回床上,但門突然被打開。

  男孩看到一個穿著鎧甲制服、配戴長劍的男人站在門口,背著光,他記得爸爸以前也是穿那樣,但兩人的身形輪廓不同。

  「你是……阿金叔叔?」男孩揉揉眼睛,認出對方後,露出笑臉,他記得這人是爸爸的同事,有時會到家裡和他們一起吃晚飯,「爸爸呢?他要回來了嗎?我剛剛還跟他在一起的,爸爸怎麼不見了?」

  「洛奇!」少婦表情驚恐,跑過去抱住男孩。

  「唔……媽咪,好熱!」

  她抱著男孩,緊緊抱著他。

  他是她在這世上最後的珍寶了。

  但男孩卻覺得很不舒服,太緊了,他好像要喘不過氣。

  「媽咪!」

  少婦才終於鬆開。

  「洛奇,已經很晚了,你早該睡覺了。」男人擺出和善的臉孔,和方才訓問少婦時截然不同。

  「爸爸呢?」

  「阿金!」少婦不給男人說話的機會,「拜託……

  「我一接到通知,就馬上來找妳,就算我不來,妳明天也會被古德家叫去。」

  「明天的事,明天再說吧。」少婦面露疲態,像突然變老了好幾歲。

  男人點了個頭致意,但離開之前,少婦叫住他。

  「阿金,我要求不多,只求在碧葉有一處安身之所,這裡是我們的家,我和我丈夫都是在碧葉長大的,要是被趕出城,我們就沒有地方可去了。」

  他們的處境,男人不是不懂。

  「蘭妮,如果妳繼續保持那套說法,古德家也不能拿妳怎樣,妳不是獵紅者,妳對聖境一無所知,妳只是一個平凡的家庭主婦,偶爾賣賣自己烤的小麵包。」

  少婦眼眶含著淚,「……謝謝。」

 

  「媽咪。」男孩拉拉少婦的裙子,「妳為什麼哭了?」

  「洛奇,你答應我一件事。」少婦先是蹲下來,接著雙膝跪在地上,她的雙眼與男孩同高,她的眼角在抽動,因為她必須極力忍耐,「今天晚上發生的事,不要對任何人提起。」

  「什麼事?」男孩感受到了母親的情緒,他抓著睡褲,也顯得不安。

  「你在作夢,就只是這樣而已。」

  「爸爸呢?」

  「爸爸在三天前出城,他在外地有長期任務,他不會回來了。」

  「媽咪騙人!我一直都跟爸爸在一起,他要我轉告妳,他說——」男孩的嘴突然被少婦摀住。

  少婦搖搖頭,「他什麼都沒說,你在作夢。」

  「……」男孩瞪大眼睛,皺起了小小的眉頭。

  「寶貝,你在作夢,忘掉就好了。」少婦牽著男孩的手,將男孩領回睡房,她掀開棉被,讓男孩躺進去,再替他蓋上,「答應我,你不會告訴任何人,即使是一個夢,也不能說出去。」

  「媽咪……

  少婦坐在床邊,甫下身,親吻兒子的額頭,「說你答應我,洛奇。」

  「我答應妳。」

 

 

——我也要跟你一起去!

 

  ——快跑!

 

  ——快!

 

 

  早晨的陽光從窗口照進來,洛奇‧提斯達翻身下床。

  即使過了十七年,他仍不確定那是不是夢,但母親說是,那就是了。

  這十七年來,他從無數的「別人」口中聽到當年的事,他的父親——碧葉城內護衛隊的隊長,亞蒙‧提斯達,帶領若干人前往拉肯鎮尋找女神之血,卻背叛自己的隊伍,造成無數傷亡和地區性的毀滅。

  除了被指派過去的探險隊,沒有人敢靠近拉肯鎮,聽說,那裡會在夜晚傳來哀嚎,那是被無辜捲入的鎮民,憎恨著引發事端的外來者,所以,只要有外人想接近拉肯鎮,就會被詛咒。

  拉肯鎮曾經是碧葉的補給繹站,兩地常有商旅往來,想往大城市發展的年輕人就會來到碧葉,久而久之,落地生根,所以當拉肯鎮付之一炬時,不少碧葉人也失去了「家鄉」。

  母親把所有的錢財、首飾都拿出來,做為受害者的補償,但那些微薄的數量和人民的憤怒比起來,就像在熊熊烈火中灑上一湯匙的水,怎麼樣也澆不熄。

  有一段時間,他們過著人人喊打的生活,宛如過街老鼠,母親也找不到工作,但這些年好多了,畢竟時間能淡化各種傷痕。

  母親在市集租了個小攤子,賣自己做的麵包、果乾,他通過考試,成了城內護衛隊的一員。

  縱使母親不同意,但那是父親曾經做過的工作、曾經走過的路。

他想知道當年發生了什麼事,他相信父親是清白的,因為父親明明就跟他在一起,他絕口不提,但他沒有忘記。

梳洗過後,洛奇換上護衛隊的鎧甲制服,配上長劍。

母親很早就去市集了,桌上有留給他的麵包和茶,他包起來,邊走邊吃。

他的劍術獲得隊長的認可,他的出現引起爭議,但他長大了、有能力了,他已經不願被動的從「別人」口中聽到,他要自己去探查真相。

 

***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子陽 (Parker) 的頭像
子陽 (Parker)

子陽 Parker

子陽 (Park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