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陽_02.jpg

第一章

 

1.

  「注意!」

 

  在穆拉平原的一線大城——碧葉,城內護衛隊正在開例行早會。

  隊長站在台上,底下坐著一干隊員,專注聆聽,洛奇.堤斯達就在坐著的人當中。

  分配好巡邏的路線後,隊長開始指派任務:

  「林森家的奶奶年紀大了,又喜歡一個人到處走,看到老奶奶在街上遊蕩的時候,請把她送回家。」

  「梅克、韋德,古德家要求私人護衛。」

  「阿德琳、卡斯,獵紅者協會那邊有人打架。」

  「洛奇,歐文,東城門的衣飾街有一個新來的皮草商人,疑似將低價皮草充高價賣出,你們去看一下。」

  「是!」

  隊員陸續從隊長手中領走公文卷宗,隊長揉了揉眉心,看起來頗為困擾。

  「我接下來要說不是指派任務,也不是日常工作,但……我還是要你們注意一下,穆拉平原上的城市都接到來自蘭洛家族的密件,據說,蘭洛家的小姐離家出走了。」

  神使名門,蘭洛家族。

  傳說,神使是神族與人類的後裔。

  「隊長,蘭洛家族要我們協尋小姐?」梅克問。梅克是資深隊員,他的經驗和劍術能力,在護衛隊中是最頂尖的,聽說他年輕時曾短暫當過「獵紅者」,但他本人一直不願承認。

  「不……他們的『要求』是一旦發現小姐的行蹤,以不打擾小姐的興致為原則,要我們暗中保護她。」

  「不用把她送回去?或是聯絡蘭洛家族來接她回去?」

  「不用,而且這件事不許聲張,不能搞到所有人都知道蘭洛家的小姐在此,也不可讓小姐知道蘭洛家已經跟我們打過照面。」

  「這麼複雜?」洛奇的語氣有些嘲諷,但不只是他,其他隊員也有相同的感覺。

  「蘭洛家大概是寵女兒,又擔心她吧!這年頭的女孩子,你不能把她困在家裡,外面的誘惑多、危險也多……唉……」隊長搖頭嘆氣,他也有一個獨生女。

  「隊長,不如……我們假裝沒看到?」洛奇的搭檔,歐文建議。

  但馬上遭到洛奇反對。

  「我們不能假裝沒看到,如果小姐在街上陷入危險,我們一定會出手相救,護衛隊的職責就是保護市民的安全,除此之外,我們沒有義務為蘭洛家多做什麼。我們不是傭兵團,我們不屬於任何一支貴族,我們屬於『碧葉』!」

  「洛奇說的對。」梅克向隊長道:「蘭洛家沒有動員傾城之力去尋找小姐,已經是不幸中的大幸,到那時候,不知道要浪費多少人力物力,就只為一個……哼,大小姐!」

  蘭洛家族是亞桑達的高級神職人員,勢力遍布整個受祝之地,受祝之地在貝涅索大陸的西北方,橫跨好幾座大城,只要一提起「蘭洛」這個姓氏,幾乎就是神使一族的代表,他們在貝涅索大陸極具影響力。

  他們只要送來一道密令,大家就只能把小姐擺第一優先,到時候什麼事都不用做了!難怪會有隊員不滿。

城內護衛隊和接受委託而營利的傭兵團不同,他們的俸祿來自城民的稅收,只要街上有人出事,哪怕是老奶奶跌倒,他們都要趕著去扶一把。

  「好吧,這件事就到此為止,現在把小姐的畫像發下去,大家罩子放亮一點,我們的底線是不能讓小姐在城內出事,小姐離開碧葉後,就不關我們的事了。」隊長宣布完結論,早會結束。

  這種折衷的作法大家都能接受。

巡邏的搭檔以兩人為一組,洛奇領了畫像,盯著半晌。

  粗紙用黑色細筆勾勒出線條,那是一個年約十五、六歲的少女。

  少女有大大的眼睛、小巧的唇瓣,那眉目含笑的樣子,不難想像她正介於女孩和女人之間的橋樑,可愛中帶著點成熟的魅力,好像小女孩偷擦媽媽的口紅。

  「這畫師技術也太好了吧?」畫得真生動……

  洛奇把畫像傳給歐文,沒放在心上。

 

 

2.

  穆拉平原本是放牧民族的根據地,位在遠東之地和受祝之地的交界,來往的商旅必會造訪停駐,停駐的地點就是人潮聚集的地點,在那裡,城牆慢慢蓋起來了,保衛身家財產的觀念越來越重,「城市」也就開始有了雛形。

  碧葉就是從集市發展為城市的最好例子。

  她保持了做生意的傳統,來自東、方的商旅在此匯聚,市場機制十分發達,城民對做生意的心得經過長年累積,變得十分……靈活!

  洛奇.堤斯達已經在碧葉住了二十二年,他從小聽著商人的叫賣聲長大,他看著人們一手交錢、一手交貨,隊長會把東城門的任務派給他是有原因的,因為他是全隊中最瞭解市場交易的人。

  隊內有個傳說,洛奇用鼻子一聞,就知道這個東西是被開高價還是物超所值。

  洛奇和他的搭檔歐文,來到東城門。

  東城門有一條專賣皮草、衣飾的街,這裡有的是碧葉本地的店家,有的是「遊商」。

遊商,顧名思義,就是自己載著貨物,往來各地賺價差的旅行商人,相對於本地店家需要承租或購買一個店面,遊商的經營成本小、自由度高,不少想磨練自己的年輕人會去當個一、兩年的遊商,外出闖闖。

但對護衛隊來說,遊商是最難管控的一群……

「那裡!」

洛奇對歐文打眼色,示意新來的皮草商人在右斜前方。

那位商人是遊商,他的貨物都堆在馬車上。

馬車改裝成一拉架子,就能展開的活動攤位,上面擺放各色皮草。

雖說時間還早,不到市場上人最多的時段,但商人拉開嗓門叫賣,反倒在人少少的街上引起注意,客人很快就聚集過來。

「來喔來喔~~來自人魚海的鯛緞,薄得像沒穿、輕得無負擔,現正特價中!」

「欸,客人,您眼光真好,那是來自百像林的獸皮,只剩下一件。」

「小姐,這件皮草有淡淡的果香,表示牠生前吃得很好,皮質滑潤,做成大衣穿起來更能襯托您的高貴,您聞聞看,聞聞看不用錢!」

「洛奇,」歐文小聲地問:「那真的是人魚海的鯛緞嗎?那不就是價值連城的寶物?買到就賺到了耶!」歐文一副也想過去買的樣子。

「我們不是來撿便宜的,再說,人魚海的鯛緞,世上是有這東西沒錯,但你知道那是什麼嗎?」

「不就是人魚織出來的衣料,聽說材質很輕,卻非常保暖,可以在碧葉看到真是太幸運了!」

「你只答對一半。」

歐文要上前,洛奇卻伸手擋住他。

「鯛緞是人魚的皮。」

「什、什麼!?」歐文的臉色發青,他很難想像美如天仙、上半身全裸的人魚姊姊竟……竟……這真是太獵奇了!

「正確說來,是人魚尾鰭退下的皮。」

「喔,還好還好。」歐文鬆了一口氣,腦中的畫面從限制級變成普遍級。

「傳說,人魚會將自己尾鰭退下的皮做成鯛緞,材質輕薄透明,又防水、保暖,是冒險家心中的寶物,但那是人魚一生只做一件,要送給心上人的定情物。」

「一件?那不就很珍貴嗎?」

「沒錯,太過珍貴了,珍貴到根本不可能出現在普通的市集裡。」

「那……那是什麼?」

「蛇或某種魔獸吧?加上一點防水的魔法,時間一到就會退掉。」

「那不就是詐欺嗎?」

「買賣本來就是你情我願,只要不被人投訴,他就不會有事,而且他是遊商,在我們將調查結果呈報上去、交由商人公會裁決、再派我們過來抓人,這一來一往的文書作業時間,就足夠他賺夠錢落跑了。」

所以遊商才讓護衛隊頭痛。

有民眾跑來投訴,調查是他們的工作,但最後能抓到的人寥寥可數,民眾能拿回錢的希望也十分渺茫。

護衛隊的聲望就是建立在民眾的滿意度,這種事層出不窮,難怪隊長不能隨便派一個人過來,一定要派有經驗的洛奇。

洛奇和歐文觀察了一會兒,那位商人積極叫賣、圍觀的人也多,但一直沒成交。

一個、兩個,客人陸續走掉,正如洛奇所想。

「他開的價位算高,俗話說便宜沒好貨,但鯛緞太珍貴了,識貨的碧葉人不會在這種地方買,而且,跟真正的鯛緞比起來,他的價格反而算便宜了,非常便宜,我就不信有哪個白癡會……」

歐文戳戳洛奇,指向前方。

「掏……錢買。」

真的有人拿出錢來了!

是亮澄澄的金幣!

掏錢的人是位少女,她有一頭亮麗的金髮,斜綁成馬尾,穿著藍紫色的連身短裙、白色蕾絲長襪和藍色的高跟鞋。

「走吧。」歐文用手肘一碰洛奇,洛奇翻了個白眼,就在兩人要上前阻止交易的時候,一個男人從轉角跑出來。

「是護衛隊!護衛隊!你們過來一下,我老婆要生了!」

歐文和洛奇對看一眼,現在是怎樣,連生小孩都要找他們嗎?

「快!你們來杵在這裡幹嘛?」

「先生,我們是負責城內安危的護衛隊,不是助產士。」歐文說。

「我知道!我派人去找助產士了,可是他們還沒回來!」

「好好好,我陪你去看一下。」歐文給了洛奇一個眼神,示意這邊由他負責,洛奇去搞定他們的任務

洛奇折折手指、動了動肩膀,走向攤位。

 

 

在金髮少女的金幣要交到商人手中之前,洛奇一個箭步,搶走。

「你是誰?你幹什麼?」商人臉色大變,招待客人的好言好語都不見了。

洛奇笑笑,笑得跟街頭痞子似的,反而凸顯了他的帥氣。

「這是我要問你的。」

「你是……他們叫你護衛隊?」商人有注意到剛才那個跑出來的男人。

「護衛隊、吸血蟲、稅金小偷,我被叫過更難聽的,隨你喜歡怎麼叫,我都不在乎。」洛奇刻意擋在金髮少女前面。

「護衛隊來這裡幹什麼?碧葉主張自由市場,即使是護衛隊也不能妨礙人做生意吧?」

「做生意?什麼?生意?噢……你不說的話,我還以為是詐欺。」

不少客人散去,留下來的碧葉人等著看好戲。

洛奇那張臉太醒目了,他的銀髮、綠眼是從小讓碧葉人看到大的,加上那身制服,碧葉的本地店家都知道他是「洛奇‧提斯達」——曾經的過街老鼠,現在已經長成了一個帥氣的劍士。

  但遊商不知道。

「詐欺?誰說我詐欺?小姐,我們別理他,來,我替您把東西包好,您把錢——」

錢袋抓在洛奇手中。

「把錢還我!」少女要搶回錢袋,但洛奇把它舉高。

「小姐,如果妳要買皮草,我能介紹妳童叟無欺的店,他們還聯合裁縫師協會,幫妳把大衣做到好。」

少女皺了一下眉,覺得很奇怪,「你是誰?我就是要買這匹鯛緞,你為什麼要阻止我?」

洛奇看向商人。

「老闆,你說這是鯛緞,我怎麼以為是蛇皮?噢,不是蛇,我看錯了,這是出現在拉干達沙漠的百皇蠍,也算是中高級魔物了,你自己打到的嗎?」

洛奇此話一出,風向馬上被帶——

「什麼?這不是鯛緞?」

「我就覺得有問題了,鯛緞應該再亮一點,這顏色有點暗。」

「可是它防水,又那麼薄。」

「鯛緞的色澤不是這樣的……」

客人七嘴八舌,商人的臉漲成了豬肝色。

「這皮草真的有果香,好厲害啊!」洛奇拿起一塊米白色的毛皮,放在鼻子前一聞,「可是,我怎麼也聞到芳香劑的味道?好像是我家廁所用的那種?」

「噗!」有路人在偷笑。

少女也察覺到不對勁了,她不急著搶回自己的錢袋,但她打量著這名「護衛隊」,瞇起了眼。

「啊!這塊毛皮好漂亮啊!一定是真的了吧?」洛奇刻意把那兩個字加重音,「老闆,多少錢?」

「你……你到底是誰……」

「我認識米亞商會的二少爺,你這批貨品質不錯,開的價格也合理,在街上擺攤、當個遊商實在太可惜了,要不要我幫你引薦一下?第一次不收你仲介費喔!」

面對眼前的銀髮男子笑得人畜無害,還不時把手放在腰間的劍上,似乎在暗示什麼,商人冷汗直流。

他就是騙不了米亞商會那種專業級的眼光,才轉到小市集來啊!

商人的臉一下紅、一下白,他不能惱羞成怒,不然就正中對方下懷,他好歹也是個「商人」,周旋一下還是會的。

「哈哈哈,謝謝你啊,可是呢,我……我等級太低,還不夠格和米亞商會接觸……謝、謝謝你的好意了,我突然想起我跟人約好了談生意,今天就賣到這裡,謝謝大家捧場,謝謝護衛小哥的指教,哈哈哈……」

商人包袱款款,收起攤架,駕著馬車跑了。

洛奇將錢袋還給少女,就彷彿是舉手之勞,他看都不看少女一眼。

「你!等等!」少女跑到洛奇前面,擋住他的去路。

洛奇沒給少女好臉色,「有何指教?」

「我認同你的能力,我要你跟我一起旅行!」

洛奇繞過少女往前走。

「等一下!喂!你聽我說完嘛!」

  少女要追上去,但洛奇突然轉過身來,少女差點撞上他……撞到他厚實的胸膛。

「下不為例,伊妮兒小姐,就算妳被人騙到身無分文,我也不會救妳的,勸妳還是趕快回家,別讓妳的父母擔心。」

「你怎麼……?」

「伊妮兒‧蘭洛小姐,妳還真以為全世界都不知道啊?」洛奇壓低聲音,不想讓旁人聽見,而且,他的口氣一點都不友善,「快回家去吧,小妹妹!」

「唔……」

伊妮兒‧蘭洛,神使名門的獨生女,第一次被男人如此拒絕。

她的臉不禁紅了起來。

 

 

「洛奇!」歐文邊揮手邊跑過來,大概是那位先生的老婆生了吧?

「解決了嗎?」

「嗯,我把人趕跑了。」

與其照程序來,還不如把遊商趕走,至少這樣就不會再有人受害,洛奇都是這麼做,但唯獨他有「技巧」。

隊長曾派別人來處理類似狀況,那對搭檔只會用蠻力,最後變成遊商反咬護衛隊一口,指控護衛隊把他的商品弄得亂七八糟,造成他財產上的損失。

「好了,我們回去吧,還趕得上吃午飯。」

「洛奇啊。」在一旁觀看全程的老商人叫住他,「你要不要來從商?我讓你當我的第一學徒,保你三年後出師,荷包賺飽飽。」

「夠了吧,陶爺爺,您從N年前就開始遊說我了。」

「米亞商會的二少爺記得你,要是被他知道你報他的名,他一定會來找你麻煩。」

「我知道,他恨我,碧葉城裡有一大堆人恨我。」洛奇的語氣很輕鬆,乍聽之下,他好像不在乎,但事實並非如此,「所以我才會加入護衛隊。」

「洛奇……」

「二少爺的媽媽死於拉肯鎮,我沒有忘,陶爺爺,我沒有忘記碧葉城裡有一大堆人在那一天失去家鄉,所以我才要找出真相。我好不容易加入護衛隊,不會那麼快就轉行的!」

「好吧,說不動你,我會繼續說的。」陶爺爺年近七十,身體依然很健康,他是東城門衣飾街的老商人了,在碧葉開了好幾家店,「對了,這糖果給你吃,是我媳婦做的。」

從老人皺巴巴的手裡接下紅紅、圓圓的糖果,洛奇沒有忘記,在他被許多人憎恨的同時,他同樣受過許多人的恩惠。

「有空再來,等著看你『表演』。」

「陶爺爺,我很認真要趕走那些非法商人,才不是表演!您明明就是這條街的元老,您才要出面說一下吧?」

「才不要咧,哼~」

洛奇真拿這老頑童沒辦法。

 

*** ***(第一章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子陽 Parker

子陽 (Park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