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陽_02.jpg

 

第二章

 

1.

夜幕高掛,穿著高跟長靴的女人,從屋簷上飛快跑過。

她的紅底黑披風因奔跑而揚起,遠看,就像蝙蝠的翅膀,同樣是隱身在黑暗的動物。

她的腿很長,她穿著桃紅色的皮革短裙,露出一截大腿,大腿以下包裹在黑色長靴裡,長靴以金邊勾勒出花紋,就像是她尾巴上的菱形鱗片。

是的,她有尾巴。

一條火紅的龍族獸人尾巴,就像她的火紅長髮,當你被她的色彩迷惑,以為會跟她來場火熱的邂逅,你就已經嚐到最致命的一擊!

女人摘下披風的兜帽,夜風吹亂了她的長髮,隱約露出她頭上的龍角。

她抽出腰間的兩把匕首,她的眸子是金色的,目光捉住了目標。

目標是個身材瘦高的男人,披著黑色斗蓬,當他快速走過無人的街道,就像一個黑色的幽靈,輕飄飄地,沒有聲音。

女人壓低身子,將自己與房舍的陰影融合,她也沒有聲音……

突然!

女人腳尖一踏,身體像飛梭射出去!

她的匕首像月光下的兩抹銀片,直切目標的喉嚨,但出乎她的意料,那個男人運用像飄移般的步伐,躲過了。

就在兩人擦身而過的時候,她瞥見男人有一雙血紅的眸子,正瞪著她!

那是一個飽經歷練的眼神,而且非常冷酷,完全感覺不出屬於人類的溫度,她意識到自己反被當成了目標,身子往後躍,落地。

在男人的目光下,她不禁冒出冷汗……

她的直覺告訴她,男人也是個身手敏捷的刺客,她沒有收到相關的情報,她以為這不過是又一場的暗殺行動,沒想到會遇到與自己旗鼓相當——不,甚至是比自己「略微」厲害一點的對手。

她有預感,接下來會有一場硬戰。

 

 

2.

「唉……為什麼就不能放過我啊?」

洛奇走在回家的路上,衣服和頭髮都有些凌亂,他才剛從伊妮兒下塌的旅館出來。

他本可以早點回家的,但伊妮兒居然在護衛隊的總部外埋伏,跳出來嚇他。

 

『嘿唷!咦?你怎麼沒被嚇到?』

『小姐,要舉報失蹤人口請左轉,要借廁所請右轉,要找隊長幫您聯絡蘭洛家,請上二樓,書記官會為您倒茶。』

因為四周都是護衛隊的人,來來往往還有一些替貴族跑腿的隨從,洛奇硬是擠出一張和善的臉,表示自己對服務的熱誠,無奈嘴角露了陷,那裡有個井字符號。

『我是來找你的啦!』

『小姐,我下班了,但我們有夜間輪值的隊員,他們可以協助您。』洛奇左看右看,但認出這位就是「伊妮兒‧蘭洛」的隊員,不是走遠就是低頭。

伊妮兒硬是擋在洛奇前面,不讓他走,『洛奇,我才剛來到碧葉,你既然幫我了一次,就再幫我一次嘛!』

『妳又被騙了嗎?要報案請左手邊直走謝謝!』

『才不是呢!』伊妮兒有些不滿,好像自己被小看了,『我不知道哪一間旅館比較好,想聽你推薦一下。』

『旅館?』

『對啊,出外旅行就是要睡旅館,不然要睡哪?』

——妳不是離家出走嗎?什麼時候變旅行了?

洛奇沒挑明這點。

再說,只要亮出「蘭洛」的姓氏,碧葉的執政貴族——古德家族,就不敢不接待她,哪需要她去睡什麼旅館?洛奇再一次覺得這位小姐真是沒事找事……

『走嘛!只要有你在,我就不怕被店家騙了,多好啊!』

『妳把我當真假探測機嗎?自己要會分辨商人的話術啊,我又不能一直幫妳。』

『為什麼不能一直幫我?』

『因為妳是來旅行的,過幾天就走了。』

『那你教我分辨?』

『不要,煩死了!』

『這樣可以嗎?對小市民說煩死了?我要去跟你的隊長投訴,上二樓對不對?』

不用伊妮兒親自爬樓梯,隊長接到下屬的報告,馬上就趕過來了。

『唉呀呀,承蒙您大駕光臨,親愛的蘭洛家小姐,我們隊上的洛奇最有心了,要是他說自己對碧葉不熟,那就沒人敢說熟了,他平常還會去兼差當導遊,我想管還管不動——』

『我哪有?』洛奇想辯解,但隊長給了他一個「閉嘴」的眼神。

『洛奇,我聽說你幫蘭洛家小姐趕走遊商,既然你們有緣,那小姐在碧葉的這段期間,就由你負責吧!』

『我——』

洛奇想拒絕,但隊員們不斷用眼神投來人情壓力……

他屈服了。

『是,遵命……』

『小姐,您就盡量吩咐他吧!』

『呵呵,那真是再好不過了!』伊妮兒笑開懷,洛奇卻翻了個白眼。

在隊長的授命下,洛奇帶伊妮兒去找旅館,伊妮兒也不希望有一大堆人跟著,只派洛奇一人,剛剛好。

——一定要帶小姐去最乾淨、最舒適、最安全的旅館!

隊長如此說。

總之,洛奇將伊妮兒送到了旅館,訂了最好的房間,也私下交代老闆和老闆娘,這位是「貴客」,但伊妮兒還要他陪吃飯、陪聊天,還說什麼……要帶他一起旅行?

搞什麼,他又不是小狗,隨妳大小姐喜歡就抓著上路的嗎?

 

好不容易擺脫伊妮兒,洛奇提著燈籠充當照明,快步走著。

要快點回去,免得讓母親擔心……

他已經先派人跟母親說了,但每次因工作而晚回家,母親就不高興。

「咦?那是……」

洛奇看到前方有個人倚靠在牆角,身體搖搖晃晃。

「沒事吧?」

他跑上前扶住那人,發現對方是獸人族,而且是名身材火辣的紅髮女子!

  女子用黑色披風包住身體,她腳步踉蹌,雙手抓著自己的肩膀,當洛奇扶住她的時候,不小心瞥到她的胸口,不小心看到乳溝……洛奇趕緊把目光移開。

  「妳受傷了?」

  女子抓著肩膀就是為了按住傷口,她皺著眉、咬緊牙關。

  「妳等一下,我去叫支援過來。」

  「不!」女子抓住洛奇的手腕,力氣很大,「不要……讓別人……嗚呃!」

  女子支撐不住而跪倒在地,好像很痛苦的樣子,她不放開洛奇,洛奇身上也沒有急救裝備。

情急之下,洛奇只好道:

  「我家就在附近,妳先來我家療傷吧?」

 

 

3.

  母親已經睡了,洛奇怕吵醒母親,就將紅髮女子帶進他的房間。

  「坐。」

  他拉了一張椅子,遞給女子一個紅色的小瓶子。

  「我有朋友在獵紅者協會工作,他們出產的治療藥水是經過官方認證的,他用員工價賣給我,我這裡有一大堆。」洛奇沒說,那位朋友其實是缺業績,不然以他的工作性質而言,雖有一定程度的風險,但不會每天都受傷、每天都需要療傷。

  碧葉是個還算和平的城市,頂多就是那些商業糾紛,每天跟商人交手,他們比較需要喉糖,而不是紅水。

  拔掉瓶塞,女子豪邁地將藥水一口喝下,「咳……咳……」卻嗆到了。

  「味道很特殊吧?連我朋友都說,那不是給人喝的。」

  治療藥水的效果馬上就感受的到,女子的臉色沒那麼蒼白了,痛楚也漸漸消失,洛奇讓她坐在椅子上,桌上放著一盆清水和急救箱。

  「脫吧。」

  「什麼?」

  「妳的披風,脫下來,我幫妳包紮。」

  「……」女子解開披風的綁繩,上半身卸下了,但披風卻蓋住她腰上的匕首。

她在披風底下穿著抹胸式的皮革短衣,黑底金邊,豐滿的胸部好像要關不住。

短衣和短裙都是為了行動方便,洛奇在接觸到她的身體時就發現了,她的背、她的手臂都很緊實,她的身材包括那性感的小蠻腰,都是經過戰鬥洗禮而鍛鍊出來的。

這樣的女人,絕不尋常。

  「碧葉很少見到獸人族,妳是外地人嗎?」洛奇將女子的長髮撥到一邊,露出後頸和背上的一大道傷口,看起來是被利刃所傷。

  不是長劍、巨劍。

而是那種可以把肉連皮削下來的輕薄型利刃,就跟女子自己帶的匕首差不多。

「這麼晚了,妳怎麼會一個人在那裡?如果妳是被壞人襲擊,我可以幫妳,我是城內護衛隊的一員,我們可以幫妳找出兇手。」洛奇為女子清洗、消毒傷口,女子一直沒說話,「我叫洛奇‧提斯達,妳叫什麼名字?」

  「……」

「痛嗎?」

女子的身體縮了一下,是洛奇在上藥;獵紅者協會出產的藥劑能快速止血、長肉,但敷上去的時候會很痛,那刺痛感如果不是老練的戰士,一定會叫出聲。

  所以洛奇平常被紙割到、被蚊蟲咬到、在家裡踢到小拇指的時候,是絕對不會用這些藥的,口水塗一塗就好了,他平常受傷的機率真的很少,但拜某位友人之賜,這種藥他有一大堆——多到他可以開藥水舖了!

  「忍耐一下,妳這種程度的傷是要縫的,但有獵紅者協會的藥水,早晚敷、天天敷,三天就好了,我不是在幫他們廣告,而是他們做產品真的很認真,只要不推給我試用就更好了……」

  洛奇注意到女子的嘴角動了一下,看來,他說的話有稍微讓女子卸下心防。

  「聽說他們在開發不會留疤的藥水,很受年輕人喜歡,是這瓶嗎?還是……」瓶瓶罐罐太多,洛奇都搞不清楚了,「剩下的給妳,妳以後換藥的時候可以用。」

  洛奇替女子綁好繃帶。

  「……你很瞭解這座城?」女子終於開口。

「當然!那是我的職責。」

  「最近是不是有什麼活動?大型活動?」

  洛奇想了一下,最近沒碰上慶典、節日,應該是沒有大型活動才對……「沒有吧,妳是來參加活動的?」

  「不,但我聽說古德家要舉辦宴會。」

  「哈哈,古德家一天到在舉辦宴會,已經不稀奇了,他們的宴會從不對外開放,像我們這種普通人是進不去的。」

  「……」

  「妳是聽了古德家的『威名』才來的?」

  「不,我……我在找人。」

  「找人?協尋失蹤人口的話,妳要親自到我們護衛隊的總部一趟。」

  「不……還是算了。」她把目標跟丟了,不找到怎麼行?

  「妳是冒險家嗎?獵紅者?」洛奇把多餘的藥水收回櫥櫃裡,「我幫妳療傷,妳好歹告訴我妳的名字吧?」

「……艾莉莎。」

  「什麼?」洛奇沒聽清楚。

「我叫艾莉莎‧拜倫。」

  艾莉莎起身,將披風繫好,洛奇沒有看漏,艾莉莎所帶的兩把匕首是「角龍刺鱗」,

  「妳知道碧葉是穆拉平原上的商業大城吧?我從商人口中聽到的傳說,比我母親的床邊故事還多。」

  「……」艾莉莎並不知道。

  「我曾經遇到一個從蠻荒之地來的遊商,他說,在獸神窟有一種叫『角龍』的魔物,用角龍的頭骨做成的匕首,在蠻荒之地非常有名,由於角龍很難獵捕,成功做出來的匕首只有三對,持有者不是刺客就是……殺手。」

  艾莉莎的眼神變得警戒,她在披風下的手握住武器。

  「妳不會那麼剛好,持有其中一對吧?」

  「……你知道的真多。」

  「剛好而已。」洛奇臉上掛著笑,一手放在腰間長劍上。

  兩人隔著一張圓桌,面對面站著。

頗有對峙的氣氛。

  「妳是誰,艾莉莎?妳為什麼會一個人出現在夜晚的街道上?」

  「碧葉有宵禁嗎?我出現在那裡,犯法了?」

  「妳還受傷了。」

  「……」

  艾莉莎嚥不下這口氣,她的行為沒有經過深思熟慮,眼前這名銀髮男子,在刺探她!

  她雙手一張,抽出兩把匕首,她的傷才剛包好,她就想使出一招「逆刃刺」,用刀刃和刀背給予兩次重擊的重傷之法,但洛奇把手放在腰上是假動作,他沒有抽出長劍,他突然蹲低身子、一腳踢過椅子,用椅子去撞艾莉莎的小腿。

  艾莉莎為了躲椅子,重心不穩,眼看就要跌倒——雖說是洛奇自己造成的,但洛奇實在沒辦法讓一個受了傷的女人去親吻地板,所以他就伸手要去扶艾莉莎,但艾莉莎的匕首趁機削過來,眼看就要削過他的手臂,他轉身閃躲,不小心勾到艾莉莎的披風,兩人一起跌倒在地板上。

  砰咚!

  洛奇的手臂勉強護住艾莉莎,沒有讓艾莉莎以受傷的背壓到地板。

  距離靠得很近,房間裡點著油燈,洛奇能看到艾莉莎的金色瞳眸,閃爍著爬蟲類的暗光。

艾莉莎要翻身起來,但她手上還握著兩把匕首,洛奇怕匕首切斷他的脖子,竟做了一個很直覺的動作:抓住艾莉莎的手腕!

因此當艾莉莎坐起身的時候,由於雙手被抓住,竟變成了她跨坐在洛奇腰上的姿勢……她嚇了一跳,臉瞬間漲紅。

洛奇也意識到這姿勢有點奇怪,但他不能放手,不然會有生命危險!

兩人沈默地僵持著,誰也不讓誰。

艾莉莎的紅色長髮垂下來,洛奇一時懵了……

就在這時,啪!

「啊!」洛奇叫了一聲。

艾莉莎的尾巴掃到洛奇的臉,給了洛奇一巴掌,洛奇因此放手,艾莉莎趕緊站起來。

叩叩——

有人敲門。

「洛奇?」

是洛奇的母親在門外。

「你還好嗎?我聽到聲音……」

洛奇也趕緊起身,這次,他非抽出武器不可,但在狹窄的房間裡,不利於長劍揮動。

「洛奇?」門外又喚了一聲。

「媽,我沒事。」

艾莉莎趁此時攻向洛奇,洛奇抽出長劍防禦。

他方才的感覺果然正確,這女人的力氣很大!她不是普通人!

「洛奇,你要睡了嗎?我有些話想跟你說。」

「媽,我……」

「你又晚歸了,我好擔心。」洛奇的母親倚在門邊說話,渾然不知房內的狀況,「你爸爸以前就是這樣,工作比我們還重要,結果呢?」

「媽,我有點忙!」洛奇拉長脖子大喊,並一腳踢向艾莉莎的腹部,艾莉莎往後跳,躲是躲過了,但也撞到桌子,撞倒一堆瓶瓶罐罐。

洛奇的母親聽到東西倒下來的聲音,心裡不安,「洛奇?」

「不不不不!不要開門!」洛奇跑過去用身體抵住門板,不讓母親推開,「媽,現在不能讓妳看到!」

洛奇說的是「房間」,但情況危急,他不小心把這個詞省略了。

這時,艾莉莎又撲向洛奇!

「你怎麼了?」

「媽,我沒事,我只是……有點不方便!」洛奇一邊要壓住門板,一邊要抓住艾莉莎的手腕,不讓對方刺到,真的非常辛苦。

門外的母親好像察覺到了什麼……

「噢,抱歉在這時候打擾你,我只是擔心……你知道的,當媽媽的總是會擔心自己的小孩,不管小孩子幾歲……」

「妳去睡吧!我沒事的!」洛奇用力一推艾莉莎,並抓起桌上的水盆,艾莉莎被潑了一身污水,洛奇還順便把空盆子丟過去。

「咚」的一聲,洛奇打中了!

打中了艾莉莎的腦袋!

艾莉莎火大了,尾巴都豎了起來。

「抱歉……」洛奇小聲地說,「我以為妳一定會閃過。」

不對啊,他幹嘛跟「嫌疑犯」道歉?

「妳來碧葉幹什麼?說!」洛奇必須壓低聲音,又得用訓話的口氣,以致於在嚴肅中有著誇張的嘴形,「我要把妳交給護衛隊,我們有二十四小時來審問妳!」

艾莉莎自知理虧,咬著牙,心裡的氣無處宣洩。

她這才意識到自己方才的衝動,造成了這一連串的後果,但現在不是纏鬥下去的時候!

嗖——

她從窗口翻了出去。

……

……

洛奇打開門,他就知道,母親還在門外,不看到他不放心。

「媽。」他低頭叫了一聲。

洛奇母親的表情十分複雜,她看到的兒子滿頭大汗、頭髮凌亂、衣衫不整,地上沒有掉東西,但有一片奇怪的水漬。

「對不起,我回來晚了。」

「沒、沒事就好。」母親突然拉扯嘴角,笑了笑,「兒子啊,你長大了,有壓力還是要找正當管道發洩喔!」

「是,我會注意的。」洛奇雖覺得母親的態度怪怪的,但他沒有問。

「我去睡了,你也早點睡。」

和母親互相擁抱了一下,母親總要確定孩子還在自己臂彎中,才會踏實。

洛奇關上門,換衣服,他一邊在想,要不要把紅髮女子的事呈報上去?女子的身份和傷勢都讓他十分在意……

 

*** ***(第二章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子陽 Parker

子陽 (Park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