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陽_02.jpg

第三章

 

1.

  「早安!」

  當洛奇打開門,就看到金髮少女站在自己門前,笑容燦爛,但他可笑不出來。少女提著一籃鮮花,可能是把在街頭賣花的小女孩的花一次都買下來了,她把一朵桔梗插在自己的馬尾辮上,她身上有紫丁香的香味。

  「妳怎麼知道我家在哪?」洛奇省略了早安,他正要出門。

  「我問旅館的老闆。」伊妮兒跟在洛奇後面,「等等我嘛!」

  洛奇只好配合伊妮兒的步伐,讓伊妮兒能走在他旁邊。

  「你什麼時候要跟我一起上路,我在等你!」

  「妳在說什麼?」洛奇已經有一點預感了,但他不是蘭洛小姐的私人物品!

  「我說我要去尋找聖境之門,昨天才說的!你忘了嗎?」伊妮兒嘖嘖兩聲,顯然對洛奇的記憶力很失望。

  洛奇無視這莫名的指控,他對大街上的扒手、小偷有過目不忘的功力,就算是在黏了假鬍子變裝,他也能認出來。

  「對,聖境之門,楓色聖境,祝妳好運。」

  「你為什麼要裝出不感興趣的樣子?」

  「我沒有裝。」穿著護衛隊制服的洛奇,腰上配著一把長劍,他往護衛隊的總部走,不知道伊妮兒還要跟多久,他打算要是看到跟他一樣要去上班的同僚,就要把對方拖下水!……偏偏這時一個人都沒遇見,大家該不會刻意避開他的通勤路線吧?不會有這麼巧的事吧?

  「沒有人聽過聖境之門的傳說,還能拒絕的。」

  「喔,是喔。」洛奇明顯敷衍。

  「大地女神貝絲留下三樣神器:女神之血、特羅依斯之劍和銀青鎧甲。這三樣又稱為『貝絲的禮物』,傳說,它們能夠打開楓色聖境的大門,讓人獲得神族之力,你會有數不盡的財寶,你的願望都會實現!如果你問我,我要學會古代魔法~那是超越比諾桑尼法師學院的智慧,比所有的魔法藏書加起來都還要厲害!」伊妮兒光是說起聖境之門,就興奮地高舉雙手,像個小女孩……她本來就是女孩。

  有那麼一點點,洛奇被她逗笑了。

  「你心動了?」伊妮兒湊上一張臉,洛奇趕快躲開。

  「如果聖境真的像妳說的那麼厲害,妳這一路上的競爭者一定很多。」畢竟,門只有一扇……應該吧?洛奇聽過不少商人的故事,有的是吹噓,有些是真的,但冒險者的故事有限,他們有自己的協助組織―─獵紅者協會──所以就算發生糾紛,也不會找上護衛隊,除非協會應付不來,才會叫護衛隊派人過去。

  獵紅者協會是跨城市、跨國境的組織,但「碧葉城內護衛隊」卻僅限於碧葉。

  「加油。」洛奇最多也只能對伊妮兒這麼說。

  「你不想要嗎?」

  「什麼?」洛奇回頭。

  伊妮兒停下腳步,噘起的小嘴唇表示她有點不高興,她雙手握拳,豐滿的雙峰晃動了一下,她脖子上戴著一條項鍊,洛奇昨天還沒注意到。

  項鍊上有一顆綠色寶石,閃爍著藍綠色的光澤,當伊妮兒不高興的時候,寶石的顏色就變深了。

  「財富、力量、智慧?」

  「啊?」洛奇覺得她說得沒頭沒腦,他的態度也沒有很差吧?

  「這個世界上沒有無欲無求的人,正因為我們是人!」

  「我不會反駁妳,」洛奇走過去,把伊妮兒掉在地上的桔梗花撿起來,重新插回她的斜馬尾上,「我對妳的冒險沒有興趣,我在碧葉有家人、工作、朋友……」

  洛奇對上伊妮兒懷疑的眼神……

  「一點點,不多……兩、三個……好啦,只有一個!但我朋友很少不是重點,重點是,我怎麼會因為妳吹噓兩句,就拋下一切跟妳走?妳也夠了吧?不要再纏著我了。妳要保鏢,我相信妳可以找到比我更適合的人。」

  「我要的不是保鏢,是伙伴。」

  「都一樣。最好還能幫妳提行李,累的時候給妳當椅子坐!對了,獵紅者協會有聘僱嚮導員的服務,應該也能僱保鏢,碧葉分會就在左手邊那條街直走左轉,妳會看到一個小廣場,右邊數來第二棟房子就是,他們的招牌很大,慢走不送。」

  「你不用拋下一切,我也有家人,在亞桑達,你隨時都可以寄信回來,我還有很方便的神器,嘿嘿,就是這個!」

  伊妮兒拿出一個圓形的小盒子,巴掌大,看起來像個粉餅盒。

  「這是傳說中的神器──閉嘴之盒!……名字是我取的啦,因為我不知道原名的發音,是古字,好難念的!」

  這次,洛奇連說「喔」都免了,直接轉身就走。

  唉,可憐的蘭洛小姐,想家想到把粉盒當通話盒,難不成盒子會說話嗎?

  「喂喂?小姐?」

  「……!」洛奇回頭,瞪大眼睛,因為伊妮兒正打開盒子,對著洛奇。

  盒子裡面有一塊粉紅色的海綿,就像人類的舌頭,它變成嘴唇的形狀,上下開合。

  「小姐,我快瞞不住了!老爺和夫人把所有的下人叫去,一個一個地問,說要嚴懲幫助您離家出走的人!」粉盒裡傳出另一個女孩子的聲音。

  伊妮兒回答對方:「妳叫他們別擔心,我在碧葉,我會在這裡停留幾天,叫他們匯點錢到獵紅者協會,我會去領。」

  「可是,小姐,這樣不就讓他們知道,我就是幫助您逃跑的人嗎?」盒子裡的聲音聽起來很膽怯,伊妮兒卻渾然不覺自己在給對方添麻煩。

  「我才沒有逃跑!我只是覺得學院的課程很無聊,都沒有教實戰,我想要跟魔物戰鬥!我想看看這個世界有多廣闊!」

  「小姐……」

  「拜託妳嘛!妳幫我跟爸媽說,等我回去,我會把古代魔法的智慧分給妳!」

  「小姐,我不需要那種東西啊……」

  伊妮兒跪在地上懇求一個盒子,那模樣有些滑稽,她雙手盒十,看起來像在拜拜,對方應該是看不到的,她們只有聲音的交換。

  ――看這世界有多廣闊……

  有那麼一瞬間,洛奇差點要被伊妮兒的雀躍打動了。

  倒不是他要答應和伊妮兒一起冒險,而是,覺得她好漂亮、炫目地吸引著他的目光。

  他從未想過世界有多廣闊,因為碧葉就是他的全世界。

  這裡不只有家人、工作、朋友,也僅有家人、工作、朋友,這裡有他熟悉的一切,也是他拼了命要留下來的世界,這裡是他的家鄉,縱使他一度被趕出去……

  他還記得那是他小時候發生的事,有一天,母親被一群人帶走了。

  母親走之前囑託鄰居的大嬸來照顧他,他才剛睡醒,大嬸烤的麵包硬得難吃。

  母親回來後,過沒多久,就有人衝進他們家,把他和母親拖出門,拖到大街上,母親不停尖叫,他被嚇呆了,所以他一聲不吭。他從未見過母親那麼瘋狂,她推開所有人――她此生大概沒有使出這麼大的力氣――從陌生人手裡搶回自己的孩子,她把他緊緊抱在懷裡。洛奇一度以為自己要窒息。

  人們吼叫著難聽的話,揮舞著火把和棍棒,她卻只是抱著自己的小孩,在他耳邊說:『別怕。』

  好像在母親的懷裡就是另一個世界,它隔絕了惡意的言語、吼叫和發黃的牙齒。

  洛奇長大一點才知道,就是那天,母親和碧葉的市民達成協議,她把畢生積蓄都拿出來,賠償在拉肯鎮的「失去」,以換得一個安身之所,讓他們母子倆還能繼續住在原來的家,有好長一段時間,母親辛苦工作的錢全都被拿走,但拉肯鎮的「失去」是一個黑不見底的大洞,永遠都填不滿。

  洛奇再長大一點,懂了很多事,也終於弄懂那些錢被誰拿走。

  在他拿回來之前,他不會離開碧葉。

  伊妮兒終於關上盒子,看來是講完了,她呼了一口氣,抹去頭上不存在的汗珠。

  「讓你見笑了……」伊妮兒的臉有點紅。

  洛奇聳肩,「她說的對,妳還是回家的好。」

  「你這個人有多健忘?我不是說過了嗎,財富、智慧、神族之力──」

  「讓父母擔心,妳就沒有一絲慚愧嗎?」

  「唔……」

  「他們寫信給穆拉平原上的每一座城市,他們在找妳!不管妳跟他們有什麼過節,他們傾盡一切資源要找妳,妳卻只想著一扇遙不可及的門?」

  「……才不是遙不可及……」伊妮兒噘起小嘴唇,雙手握在背後,眼睛卻不敢看洛奇。

  「回家去吧!」洛奇就當這是最後一句,他要去上班了,他不想擔任開導誰的角色,那太沈重。

  「楓色聖境不是傳說,是真的。」

  洛奇往前走,但才走幾步,他就停下來,對自己嘆氣。

  他沒辦法放伊妮兒一個人在街上,先不論伊妮兒認不認得路,這條街上沒有商人,但並不表示沒有壞人,尤其當伊妮兒還戴著看起來挺貴重的寶石項鍊……

  「我送妳回旅館,我會叫旅館的老闆娘陪妳在城裡觀光。」

  「……都是真的……」伊妮兒的聲音很小,很小,像說給自己聽,因為她也必須要一個說服自己的理由,才能離家,走了這麼遠。

  「妳說什麼?」洛奇在等她跟上來。

  「我說,聖境之門、神之遺物,那些都是真的!才不是遙不可及的傳說!我自己就有兩個。」

  洛奇實在不知道自己哪裡戳到大小姐的神經了,伊妮兒跟他爭辯著他一點都不在乎的事,沒有什麼比這更浪費時間的了,他本來還想在上班之前買一杯「可卡奶茶」──聽說那是從蠻荒之地運過來的茶葉,搭配穆拉平原上的羊奶,很好喝,每天限量杯數,晚了就買不到的了……

  「蘭洛小姐,我無意冒犯,為了您的安全著想,請讓我送您回旅館。」

  伊妮兒晃著她的脖子上的綠色寶石,它變成深邃的藍色,又因為在發光,變成天空藍,她抓著寶石一甩,變出法杖;法杖的杖身很特殊,洛奇無法辨別那是某種木材或金屬,因為它彷彿混和了兩者。

  它是灰白色的,明明有樹幹的紋路,卻閃爍著金屬的光澤,寶石漂浮在杖頂上,變成一顆圓球,洛奇可不敢亂碰。

  「一千年前,當神族離棄貝涅索大陸,他們留下各種神之遺物,又稱神器,我們蘭洛家就收藏著海蒂蜜絲女神的遺物。」

  洛奇並非沒有見過法師,但看他們在自己眼前施法,是另一回事。

  總覺得很奇怪……

  魔法這東西……

  好像他們跟普通人是不一樣的,他們是特別的存在。

  此刻,洛奇比較想要來一杯可卡奶茶。

  「我出發之前從家裡的藏寶庫挑走這兩樣,海蒂蜜絲女神的『夜暉之杖』和不知道哪個神祉留下來的閉嘴之盒……名字是我取的啦,因為講久了你就會想叫它閉嘴……」伊妮兒有點不好意思,因為跟她對話的是對自己忠心耿耿的女僕,她還叫對方閉嘴……嗚嗚嗚,她其實不是那種任性的大小姐啊!不是的嘛!

  洛奇有點呆掉……

  「那都是……真的?」

  「當然是真的,眼見為憑,你不是都看到了嗎?」

  洛奇搖搖頭,眼見不一定為憑,把戲他見多了。

  「我不需要保鏢,我可以保護我自己,我在法師學院的時候,沒有一科不及格。」

  現在洛奇知道,一個十六歲的少女怎麼有辦法從亞桑達來到碧葉,幾乎橫跨了三分之一個貝涅索大陸,因為伊妮兒沒有她表面上那般柔弱!

  「我要你跟我一起當『獵紅者』,因為我感覺的出來,你是一個好人。」

  「這是對我發好人卡的意思嗎?」

  「而且你身上也有神之遺物,神器跟神器之間會互相感應,它們不只會挑主人,還會挑伙伴!」

  「……妳說謊!」洛奇的眼神暗了下來。

  「我騙你做什麼?我才不會騙人呢!」伊妮兒覺得自己被冤枉了,對洛奇吐舌頭,但洛奇抓住她的右手臂。

  「給我回旅館,不然我就把妳打昏扛回去!我可不確定這一路上的男人看到一個昏厥的少女,會想做什麼。」

  「唔唔……」好兇!

  伊妮兒突然被嚇到,快哭出來了。

  「我上班要遲到了,快走!」

  「唔……不要……」

  洛奇不想跟伊妮兒多費唇舌,他拉著伊妮兒的手臂,把人往反方向拖。

  「嗚啊啊~~~你放手!我要喊人了!救命啊~~城內護衛隊的洛奇‧提斯達要非──嗚嗚嗚!」

  洛奇摀住伊妮兒的嘴巴,這下,他跟伊妮兒的肢體接觸更多了……

  「我不只要把妳送回旅館,我還把妳打包寄去亞桑達!」

  「嗚嗚嗚~~!」伊妮兒不能說話。

  「洛奇,你在做什麼?」這時,從建築物走出一名金髮男子,他穿著藍綠色的長大衣外套、白襯衫和深藍色條紋背心,身材修長挺拔,外套收勒出腰線。

    他一臉疑惑,「你強搶民女嗎?」

  「才不是!」

  「那是……擄人勒贖?」

  洛奇要翻白眼了,雖然他的行為很像,但很多事不如表面看到的那樣。

  「過來幫我,雪萊!幫我把這傢伙送回麻雀旅館。」

  「我才不要加入你的邪惡計畫。」金髮男子戴著白色手套,用像看垃圾的眼神看洛奇。

  「我等一下再跟你解──啊噢!」洛奇被伊妮兒用夜暉之杖猛K,雖然那不是魔法杖的正確使用方式……「住手!」

  「住手!」洛奇舉起手臂防禦,好在伊妮兒打得不重。

  「哼!看你還敢不敢欺負我!」伊妮兒一跺腳,杖頂上的寶石顏色變成了深藍色,「沒有我的允許,不准隨便碰我!」

  「好好好,碰妳這件事是我不對。」

  「洛奇,我要跟你媽說。」

  「雪萊,你給我閉嘴!」

  「不去就算了!」伊妮兒要被氣哭了,她本以為對方會看在她這麼有誠意的份上,跟她一起當獵紅者,那她就有聊天的對象了。

  蕾拉是她的貼身女僕,但兩人不能經常通話,不然會被發現。

  很多時候,伊妮兒都是一個人度過寂寞的夜晚。

  這一路上,她遇到很多人,有人要來搶她身上的神器,有人因為她是蘭洛家的女兒而想撈好處,有人想當她的保鏢,只要她付得出錢,但那些人都沒有洛奇的誠懇,也不像洛奇那麼會照顧人。

  洛奇剛才的話傷到她了。

  「不去就算了……我也不是一定要你……」

  「喂!妳要去哪?不要一個人亂跑,等一下出──」洛奇話沒說完,伊妮兒就回頭放了一個火系魔法。

  火球炸翻民房外面的垃圾桶,洛奇傻眼。

  「出事怎麼辦……」要是那顆火球飛向他,他的下場就是變成灰燼的垃圾!

  ――為什麼不管怎麼講,都跟垃圾有關?他無辜啊!

  火焰慢慢消失,洛奇和金髮男子對上視線,對方鄙視他。

  「居然讓女孩子哭,你是垃圾!」

  「你夠了!」見識了伊妮兒的實力,洛奇沒追上去,他往護衛隊的總部走,那才是他該去的地方。

  金髮男子走在他身邊,他斜眼看過去……

  「你跟著我幹嘛?」

  「我也要往這個方向啊。」

  「你不是該去獵紅者協會嗎?嗯?碧葉分會的知名嚮導員,讓女冒險家暴增的雪萊‧羅爾少爺?」洛奇對雪萊的態度,明顯和對護衛隊的同僚不同,他不那麼拘謹,什麼話都敢說,肩膀也放鬆了,「欸,你被僱一次可以抽多少佣金?」

  「我才不是算次數的。」雪萊說得很曖昧。

  「你一定會叫客人買你們家的紅水。」

  「那是當然,很好用啊,你不是也在用嗎?」雪萊有一張俊俏的臉龐,他經常微笑,反正微笑不用錢,還可以讓人心情變好,「當護衛隊很辛苦吧?會經常受傷吧?」

  「還好耶。」

  「我會讓你無後顧之憂;各位,你們只管上場跟魔物對戰,驅趕黑暗!」

  「呃……大部分時間我都在驅趕遊商。」

  「洛奇,我是你最好的朋友。」

  「我知道,所以拜託別把剛才的事告訴我媽。」洛奇解釋:「那位小姐是伊妮兒‧蘭洛,她的事情有點複雜,蘭洛家在找她,但又不准底下的人太高調,我們護衛隊本應『暗中』保護她。」

  雪萊微笑,他不會真的去打小報告,這點,洛奇也知道。

  「我相信她是蘭洛家的小姐,因為她拿著海蒂蜜絲女神的神器。」

   「你說那根嗎?」

  「請叫它『夜暉之杖』。」雪萊糾正。

  雪萊是羅爾家的人,他的祖父是從別的城市過來的移民者,聽說羅爾家原本也是貴族,但歷經移民,他們能帶走的只有少數積蓄。

  「抱歉,我只是不喜歡她的態度。」

  雪萊倒不討厭對伊妮兒的第一印象,「你這幾年被邀去當獵紅者的機會還不少,要不就真的去了吧?你可以雇用我,我算你半價。」

  「半價?我不相信你會做虧本的事,你一定會先把原價拉高再折半。」

  「我有家人要養,我父母繼承了他們父母的財富,什麼事都不會做,羅爾家的繼承人是我哥哥,他是個半弔子,他們在碧葉還能保持著臉面,都虧我從協會賺來的錢。協會的錢又是哪來的?我們可不會從苦哈哈的獵紅者身上壓榨,大多還是從那些想冒險又沒本事的少爺小姐們,你如果聰明一點,就會從蘭洛小姐身上賺,她都邀你了,她還會虧待你不成?」

  「你懂我。」洛奇站到雪萊面前,雖然嘴巴上那麼說,但他卻配合著雪萊的步調,把雪萊送到獵紅者協會了,他們要在路口分別,「我不能離開碧葉。」

  「多少人要趕你走,你就不覺得,到外面會海闊天空?」

  洛奇搖頭,「這裡是我的家。」

  「那種東西到哪兒都能建立!」認識雪萊的,不會有人說他不是貴族,當他在人前展現出身為嚮導員的溫柔和博學,他身上也有著移民者的傲氣,移民者不是像蒼蠅那樣任人驅趕,而是相信自己無論在何處,都能開創出屬於自己的「居所」。

  洛奇還是搖頭,「我不像你,我也不是你。」

  「隨便你吧,」雪萊拉了拉大衣外套,把衣領和褲頭皮帶弄整齊,準備上工,「你要死之前跟我說一聲,我會去為你收屍。」

   「謝了。」

  有那麼一瞬間,雪萊覺得洛奇把他的玩笑當真了。

   他不禁轉過身來,壓低聲音道:

  「我們最近在辦『獵紅者行前速成講座』,你要不要跟我進去報名?我算你七折。」

  洛奇只想白眼這人……

  「說真的,不管是跟隨蘭洛小姐或別人,當獵紅者絕對比你現在有前途。」

   「嗯哼。」洛奇不想理會好友推坑。

  「你在跟你自己過不去!」

  「雪萊,我們都要遲到了,你是大嚮導,你不會怎樣,我可是會被扣薪的。」

  「洛奇,我是你最好的朋友。」

  「下班後一起吃飯,好嗎?」

  「你在自毀前程!」

  「我很清楚我在做什麼。」洛奇倒退走了兩步,指向雪萊,「下班後我來接你,七角酒館推出新的餐點,你跟我絕對不能錯過。」

  雪萊擺手,他現在知道為什麼蘭洛小姐會生氣了,這傢伙固執得很!而且正計畫做危險的事,他大概也只能為他收屍了。

 

*** ***(第三章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子陽 Parker

子陽 (Park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