擷取.JPG211.JPG

《不聽吸血鬼的話,就會被咬喔!3》#獵人之子 試閱二

咬咬購物車➡️
金石堂:https://goo.gl/uXUvYr
博客來:https://goo.gl/9OMdJb

  「米欣看起來好說話,但他其實是只要做了決定,就不會輕易動搖的類型,那種人有堅強的意志力,所以他才能封印米御吧?」

  明明是在說一件事實,加上對米卡卡的「客觀」評論,米季卻說得很不情願,好像對米卡卡的任何一點恭維,他都不想從自己的嘴裡聽到。

  「唉,該怎麼辦才好呢……」

  「米季大人一定有對策了吧?」

  「說『沒有』的話,你信嗎?」

  「只要是米季大人的話,我都會信。」

  「好孩子。」

  米季臉上掛著微笑,他看起來不像是容易緊繃的人,但柳惠知道事實不是這樣,米季也不會輕易承認,因為那樣感覺

  只有柳惠知道,米季其實是一個纖細敏感的人,一點點的風吹草動都會觸動他的神經,一點點的觸碰也會……

  他把這點放在心裡,不說出口、不為人知,這彷彿成了他的特權。

  「柳惠。」

  「是。」柳惠幫那顆頭沖水,然後上保濕、保養,維護它的光澤和柔潤。

  米季使用的產品都是純天然的,他不喜歡化學香精的氣味;大部分的純血族都這樣,因為那會對他們敏銳的嗅覺造成負擔。

  「好幾百年沒見到米欣了,米欣還記得你,你呢?你記得他嗎?打招呼不算,要跟我說實話。」

  「是,當然記得。」

  他們才從米卡卡家回來,米季就發了一頓脾氣,他們談得不順利,最後被倪雅利趕出來。米季覺得顏面無光,又無處發作,只好回到家,苦了那些家具和收拾的人。

  「米欣都沒有變,還是那個樣子,無憂無慮的,看了就火大。」

  「……」柳惠不作聲,他用毛巾為米季擦頭髮,包起來,然後按摩米季的肩膀。

  「我沒有見過米御,但我從小就聽著米欣的事蹟長大,米欣封印了米御,他把純血族的『神』從寶座上拉下來,拉到地上,埋進土裡。」米季的口氣有一絲遺憾,但他不是為米御或米卡卡感到遺憾,是為自己,「那是我一輩子也做不到的事。」

  「您想做嗎?」

  「我不敢。」

  米卡卡提起米御的時候,他的言詞、態度之間仍有著崇敬之感,那不是光憑米季說幾句話,就能突破的心防,但米季很確定一點:自己已經在米卡卡心中種下了「種子」。

  現在,就看它會不會發芽。

  「我想,我此次的任務算是失敗了吧?」

  「米季大人不會失敗的。」

  「哈。」米季被逗笑了。

  米季是一個發完脾氣就算了的人,但他發完後,他要找一個地方來撫平、來安慰自己那受傷的心,浴室和柳惠的手指就是一個很好的選擇。

  柳惠拿下米季頭上和肩膀上的毛巾,頭上的毛巾包久了對髮質不好,肩膀上的毛巾降溫了,但浴缸裡的水還是熱的;這些,柳惠都很細心地注意著。

  「這邊請。」柳惠牽著米季跨出浴缸,讓他坐在一個檜木板凳上。

  柳惠倒了一杯水給米季,泡澡要適時補充水分,他也坐在米季背後,開始為米季刷洗身體,米季除了拿杯子和把水送入口中,什麼都不用做。

  ……跟某位有87%像。

  「柳惠。」

  「是?」

  「你還記得米欣帶你來的時候嗎?」

  「……」

  「你刺了我一刀。」

  柳惠頓了一下,「……我不記得了。」

  「忘了就算了。」他們活了這麼久,不可能每件枝微末節的小事都記得。

  米季喝完了水,柳惠將他的杯子拿走,放在置物架上。

  「你還記得什麼呢?」

  「米欣大人的事嗎?」

  「嗯。」

  柳惠想了一下,手邊的動作卻沒停下,「他給我小蛋糕。」

  「什麼?」米季大感意外,但柳惠似乎不打算說明。

  刷完了背和手臂,柳惠單膝跪在米季面前,泡泡抹上米季的腿。

  「不要瞞我,你說啊!」

  「沒什麼大不了的,都是小事,不值一提。」

  「你這一生,不能有我不知道的事!」

  當柳惠抬起頭,看到米季雙手交叉抱胸、一副在審問他的樣子,他突然覺得有點想笑,米季不適合當個黑白分明的判官。

  「笑什麼?」米季不知道,他微慍的表情在柳惠眼裡,意外地可愛。

  「我打破您收集惡夢的盒子,您把我綁在一棵榆樹下,想讓我活活餓死。」

  「噢,那件事啊……」米季慢慢想起來了,「那是一個跟精神控制有關的實驗,我做了好久。」

  「是的,所以您很生氣。」

  「米欣看起來好說話,但他其實是只要做了決定,就不會輕易動搖的類型,那種人有堅強的意志力,所以他才能封印米御吧?」

  明明是在說一件事實,加上對米卡卡的「客觀」評論,米季卻說得很不情願,好像對米卡卡的任何一點恭維,他都不想從自己的嘴裡聽到。

  「唉,該怎麼辦才好呢……」

  「米季大人一定有對策了吧?」

  「說『沒有』的話,你信嗎?」

  「只要是米季大人的話,我都會信。」

  「好孩子。」

  米季臉上掛著微笑,他看起來不像是容易緊繃的人,但柳惠知道事實不是這樣,米季也不會輕易承認,因為那樣感覺

  只有柳惠知道,米季其實是一個纖細敏感的人,一點點的風吹草動都會觸動他的神經,一點點的觸碰也會……

  他把這點放在心裡,不說出口、不為人知,這彷彿成了他的特權。

  「柳惠。」

  「是。」柳惠幫那顆頭沖水,然後上保濕、保養,維護它的光澤和柔潤。

  米季使用的產品都是純天然的,他不喜歡化學香精的氣味;大部分的純血族都這樣,因為那會對他們敏銳的嗅覺造成負擔。

  「好幾百年沒見到米欣了,米欣還記得你,你呢?你記得他嗎?打招呼不算,要跟我說實話。」

  「是,當然記得。」

  他們才從米卡卡家回來,米季就發了一頓脾氣,他們談得不順利,最後被倪雅利趕出來。米季覺得顏面無光,又無處發作,只好回到家,苦了那些家具和收拾的人。

  「米欣都沒有變,還是那個樣子,無憂無慮的,看了就火大。」

  「……」柳惠不作聲,他用毛巾為米季擦頭髮,包起來,然後按摩米季的肩膀。

  「我沒有見過米御,但我從小就聽著米欣的事蹟長大,米欣封印了米御,他把純血族的『神』從寶座上拉下來,拉到地上,埋進土裡。」米季的口氣有一絲遺憾,但他不是為米御或米卡卡感到遺憾,是為自己,「那是我一輩子也做不到的事。」

  「您想做嗎?」

  「我不敢。」

  米卡卡提起米御的時候,他的言詞、態度之間仍有著崇敬之感,那不是光憑米季說幾句話,就能突破的心防,但米季很確定一點:自己已經在米卡卡心中種下了「種子」。

  現在,就看它會不會發芽。

  「我想,我此次的任務算是失敗了吧?」

  「米季大人不會失敗的。」

  「哈。」米季被逗笑了。

  米季是一個發完脾氣就算了的人,但他發完後,他要找一個地方來撫平、來安慰自己那受傷的心,浴室和柳惠的手指就是一個很好的選擇。

  柳惠拿下米季頭上和肩膀上的毛巾,頭上的毛巾包久了對髮質不好,肩膀上的毛巾降溫了,但浴缸裡的水還是熱的;這些,柳惠都很細心地注意著。

  「這邊請。」柳惠牽著米季跨出浴缸,讓他坐在一個檜木板凳上。

  柳惠倒了一杯水給米季,泡澡要適時補充水分,他也坐在米季背後,開始為米季刷洗身體,米季除了拿杯子和把水送入口中,什麼都不用做。

  ……跟某位有87%像。

  「柳惠。」

  「是?」

  「你還記得米欣帶你來的時候嗎?」

  「……」

  「你刺了我一刀。」

  柳惠頓了一下,「……我不記得了。」

  「忘了就算了。」他們活了這麼久,不可能每件枝微末節的小事都記得。

  米季喝完了水,柳惠將他的杯子拿走,放在置物架上。

  「你還記得什麼呢?」

  「米欣大人的事嗎?」

  「嗯。」

  柳惠想了一下,手邊的動作卻沒停下,「他給我小蛋糕。」

  「什麼?」米季大感意外,但柳惠似乎不打算說明。

  刷完了背和手臂,柳惠單膝跪在米季面前,泡泡抹上米季的腿。

  「不要瞞我,你說啊!」

  「沒什麼大不了的,都是小事,不值一提。」

  「你這一生,不能有我不知道的事!」

  當柳惠抬起頭,看到米季雙手交叉抱胸、一副在審問他的樣子,他突然覺得有點想笑,米季不適合當個黑白分明的判官。

  「笑什麼?」米季不知道,他微慍的表情在柳惠眼裡,意外地可愛。

  「我打破您收集惡夢的盒子,您把我綁在一棵榆樹下,想讓我活活餓死。」

  「噢,那件事啊……」米季慢慢想起來了,「那是一個跟精神控制有關的實驗,我做了好久。」

  「是的,所以您很生氣。」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子陽 (Parker) 的頭像
子陽 (Parker)

子陽 Parker

子陽 (Park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