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wbxC5Xx2D40XJUFARhq.jpg

 

剛洗完澡,趴在床上,穿著長版睡衣的米季,一邊翻看實驗紀錄,心情好得哼起了歌。赤裸的雙腿上下搖晃,絲毫沒有發現,背後的男人已經將那風景盡收眼底。
男人吐出一口熱氣,將自己的襯衫脫下來,手掌沿著腹肌摸到褲頭,然後在那裡停了下來;因為,沒有允許,不能再深入。他的膝蓋壓著床緣,慢慢爬了上去。


「米季大人……您是耀升之星,您要帶領純血族邁向更美好的未來,您怎能肆無忌憚的將那雙腿展現在我的面前?您難道不知道,像我這樣卑微的僕人會禁不起誘惑,我只配舔著您的腳,仰望您所賜予的一切……」

 

「你在後面碎碎唸什麼?」米季回過頭來,不悅地將筆記丟向柳惠,但柳惠躲開了。


「米季大人……」柳惠將書放到一邊,認真凝視著他的主人,「我把浴室打掃乾淨了,請給我獎勵。」

「你想要什麼?」米季轉身面對柳惠,他的雙手撐在床上,仰起頭的同時,也將一條腿跨在柳惠肩上。

「請讓我舔您,我會讓您變得更乾淨。」柳惠摸著跨在自己身上的小腿,不等米季允許,他已經將腳指含進嘴裡。

「啊……」那觸感,讓米季一陣戰慄,不禁微微顫抖。

柳惠仔細舔著米季的腳,指尖、指頭之間的縫隙、腳底,米季的皮膚有淡淡的玫瑰香氣,因為他才為主人清洗過,現在要沾染上屬於他的體液才行,以此宣示,主人是屬於他的。他也是主人的。

「米季大人……可以讓我,舔得深入一點嗎?」

米季用腳踩著柳惠的臉,柳惠的眉頭皺了一下,那隻頑皮的腳就沿著柳惠的喉結往下,劃過胸膛、腹肌,來到腿間的慾望。

「真不聽話。」米季微微仰起下巴。

「……我哪裡不聽您的話了?」柳惠小聲抗議。

「我有允許你脫衣服,還變成這樣嗎?」

「是您的腿太美了……」

「只有腿而已?」米季用力將柳惠踹開。

柳惠揉著肩膀,一臉歉意,「您全身都很美,我沒有米季大人的睿智,我說不出好聽的話,因此,請讓我用嘴來膜拜它,您就是我的信仰、我的主人。」

「還說自己不會說話?」米季嘖了一聲,「你這孩子睜著眼都能說瞎話,我不好好處罰你,還讓人以為我不會教新娘!

「是的,米季大人,請處罰我吧!這個世上,只有您能那麼做……」

.

 

不聽吸血鬼的話日常小段子~~
#柳惠的碎碎唸下省一千字
#這孩子真難教
#米季在實驗什麼不要問我
#因為我也不懂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子陽 (Parker) 的頭像
子陽 (Parker)

子陽 Parker

子陽 (Park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